瀚林智庫鐘秀斌文集

清華校長(cháng)梅貽琦與西南聯(lián)大——福州大學(xué)第620期嘉錫學(xué)堂開(kāi)講啦!

2023-04-29
4月27日晚,我應邀做客福州大學(xué)第620期嘉錫講壇,為二百多位福大學(xué)子開(kāi)講《梅貽琦校長(cháng)與西南聯(lián)大》。福州大學(xué)由閩籍著(zhù)名化學(xué)家盧嘉錫先生等人于1958年創(chuàng )辦,偏理工科,當年盧老坐鎮的結構化學(xué)尤強?,F在已發(fā)展為以工為主、理工結合,理、工、經(jīng)、管、文、法、藝等多學(xué)科協(xié)調發(fā)展的國家“雙一流”建設高校、國家“211工程”重點(diǎn)建設大學(xué)。盧老還同時(shí)創(chuàng )辦了中國科學(xué)院福州物質(zhì)結構研究所,后任中國科學(xué)院院長(cháng)、全...

鐘秀斌回母校,講授清華校長(cháng)梅貽琦的教育思想

2022-10-21
10月17日,鐘秀斌先生應母校玉山一中的邀請,回鄉進(jìn)行了《梅貽琦教育思想及其當下的意義》專(zhuān)題講座。校黨委書(shū)記、校長(cháng)陳朝暉等校領(lǐng)導及教師200余人聆聽(tīng)講座。校黨委委員、副校長(cháng)曾重標主持。 鐘秀斌,瀚林文化智庫專(zhuān)家,北京資深新聞出版人,《一個(gè)時(shí)代的斯文:清華校長(cháng)梅貽琦》合著(zhù)者。他表示,今年恰逢從母校玉山一中畢業(yè)35周年,能夠在這樣特別的日子回母校做專(zhuān)題講座,主要是為了致敬母校,感恩師長(cháng),也期待母...

《大學(xué)者》,把問(wèn)號拉直——著(zhù)名數學(xué)家楊樂(lè )的故事

2022-06-29
中國著(zhù)名數學(xué)家楊樂(lè )院士,雖已至耄耋,但身材魁梧,精神矍鑠。他經(jīng)常上午到中科院數學(xué)與系統科學(xué)研究院的辦公室處理工作,或偶爾接待一些來(lái)訪(fǎng)。2021年10月,一個(gè)下著(zhù)秋雨的上午,我應約拜訪(fǎng)楊樂(lè )院士。先生如約在辦公室等候,我進(jìn)門(mén)后,他即從辦公椅上站起迎接,熱情有力地握手,讓坐到沙發(fā),并為我沏上熱茶。楊先生1939年11月20日出生于江蘇南通,1962年畢業(yè)于北京大學(xué)數學(xué)系,同年和大學(xué)同學(xué)張廣厚先生...

雙星璀璨——梅貽琦與老師張伯苓的故事(二)

2022-06-24
張伯苓先生晚年常駐重慶。西南解放前,蔣介石父子多次登門(mén)誠邀張伯苓與他們一起去臺灣,張都婉拒。1950年5月,在周恩來(lái)總理的安排下,張伯苓走出重慶抵達北京,了解新生的人民政府。9月15日,張伯苓先生回到天津。他傾注一生心血的南開(kāi)系列學(xué)校,此時(shí)已經(jīng)安然地到了人民的懷抱里,革命的激情熊熊燃燒著(zhù)舊世界的一切。在理性、人性和激情之間的博弈,激情往往是勝利者。張伯苓先生代表著(zhù)老舊,新時(shí)代的南開(kāi)中學(xué)著(zhù)力在...

大師遇見(jiàn)大師——梅貽琦與老師張伯苓的故事(一)

2022-06-24
2012年我應邀去臺灣清華大學(xué)參加梅貽琦校長(cháng)逝世50周年研討會(huì )。我在會(huì )上所做的主題演講中,根據胡適的三W主義,我將梅貽琦列入近代中國三不朽人物。今天,我們是否也可以放心地將張伯苓一起列入近代中國三不朽人物殿堂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張伯苓豪爽外向,梅貽琦寡言?xún)葦?。個(gè)性上,兩人大相異趣。這并不影響他們成為現代三不朽人物。內心中,他們高度一致,一輩子用教育來(lái)醫治中國痼疾,一輩子涵養修己功夫,他們得...

創(chuàng )建國民政府新空軍,最隱秘的中外合作佳話(huà)——梅貽琦校長(cháng)與馮·卡門(mén)的傳奇故事

2022-06-21
瀚林智庫 鐘秀斌1931年九一八事變之后,日本侵華野心愈加昭彰。國民政府為了御敵,1934年在南昌秘密籌建空軍基地,甚至一度將空軍司令部設在南昌。這是一項絕密計劃——國民政府在南昌組織、訓練一支新空軍,以應日益逼近的戰事。新空軍的骨干設備都是外國飛機,多向美國或意大利購買(mǎi),常出故障。因此國民政府決定,自造飛機,原材料配件就地取材。1935年成立中央南昌飛機制造廠(chǎng)(舊址位于南昌市東湖區北京...

鐘秀斌著(zhù)作及發(fā)表文章目錄

2022-05-24
鐘秀斌,資深媒體出版人,畢業(yè)于南開(kāi)大學(xué),是全國著(zhù)名的梅貽琦教育思想研究學(xué)者;南開(kāi)大學(xué)創(chuàng )始人(前南開(kāi)大學(xué)校長(cháng))張伯苓先生研究會(huì )特邀理事。以其合著(zhù)《一個(gè)時(shí)代的斯文:清華校長(cháng)梅貽琦》 《梅貽琦畫(huà)傳》而蜚聲海內外。 作為職業(yè)新聞工作者,他在新聞出版行業(yè)從業(yè)20年,在《人民日報》《新華文摘》《北京晚報》《今晚報》《文匯報》等全國知名報刊發(fā)表400多篇文章,并在國內外一流學(xué)術(shù)期刊上發(fā)表10篇專(zhuān)業(yè)學(xué)術(shù)論文。 他

恩師拜記—南開(kāi)教授周秀中先生

2022-05-22
我的導師周秀中教授近照我的南開(kāi)導師周秀中教授今年98歲了,現在精神矍鑠,頭腦清晰,思維敏捷。自我畢業(yè)離開(kāi)南開(kāi)大學(xué)28年來(lái),每次給他打電話(huà),不用自報家門(mén),他就能準確地辨出我的聲音。2019年7月底,我去天津拜望恩師。去前我給先生打電話(huà),他一聽(tīng)聲音就知道是我。得知我要來(lái)南開(kāi),他頗為高興,表示歡迎。不過(guò),很快就勸我,“你現在忙,天熱,不要專(zhuān)程過(guò)來(lái),不敢當。我現在都好!”我哄他說(shuō),我還回學(xué)校辦點(diǎn)事,...

潘際鑾:那時(shí)的勤奮,都是超越功利的

2022-05-20
一老友微信發(fā)來(lái)清華大學(xué)的訃告,潘際鑾先生4月19日離世了,享年95歲!我雖然知道潘先生近來(lái)身體欠佳,但沒(méi)有想到這么快接到噩耗,令人悲悼不已……四月是人間最美好的時(shí)光,可一代大師潘先生走了。悲悼其實(shí)不必,潘先生駕鶴西行,免于人世病痛,這是喜喪。我覺(jué)得這近乎于天上星辰歸位,羽化升仙。不過(guò)人間事值得在人間的人記憶。哲人其萎,往事歷歷,與潘先生愉快往還的一幕幕場(chǎng)景,閃現在腦海里。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清華...

致敬三不朽的現代圣人

2022-05-19
梅貽琦校長(cháng)(1889.12.29-1962.5.19)5月19日是一個(gè)特殊的日子,60年前的今天,被大數學(xué)家丘成桐先生譽(yù)為20世紀最偉大的教育家、清華大學(xué)故校長(cháng)梅貽琦先生在臺北逝世,享年73歲。每逢此日,新竹清華師生總會(huì )在梅校長(cháng)長(cháng)眠之地梅園上舉辦莊嚴隆重的祭梅活動(dòng),感懷梅校長(cháng)德風(fēng),祈禱梅校長(cháng)在天之靈護佑清華和華夏民族。今年也不例外,而且遇到秩年更為重視,分為兩場(chǎng)。新竹清華的孫海珍老師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