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里窗外

2022-10-31 16:19 原創:苑愛東
二維碼


靜默期間我常常在客廳望著窗外,十幾米遠處紅通通的那顆海棠為我親手所植,大概有十二三年了。那時女兒正上初中,一家三口搭車去郊外的苗圃基地買回來的。起初種在自家柵欄邊,一位長者提醒后移植到公共綠地處。

昔日一米高的幼苗已長到三層樓多高。春,花兒綻放,花瓣外紅內粉,花蕊嫩黃,個頭玲瓏,一簇簇,一串串,艷而不俗,柔美優雅,風姿綽約;遠遠望去,燦若曉天明霞。   

夏,鳥兒忙著歇涼,呼朋引伴。秋,果子慢慢變紅??斓剿?,葉片隨風飄揚,在陽光下翻轉,緩緩降落,一陣風吹來,嘩嘩作響,仿佛是奏響的秋日私語。步入深秋,葉枯歸根,只剩紅通通的果子掛滿枝頭。入冬雪后,紅白相間,紅的耀眼喜人,白的潔凈剔透。一群群鳥兒忙著啄食,果兒成了它們過冬的口糧。



海棠旁邊站著三顆銀杏,緊挨著的兩顆跟海棠成了絕配,黃映襯著紅,紅得猶如臘月紅梅。紅襯托著黃,黃的耀眼奪目,真是:美人絕立披金裳,明艷翩翩飛小扇。右邊還有顆銀杏,仍泛著綠意,最右邊納涼椅子的那顆不知名的樹,尖上尚冒著橘紅。

葡萄和海棠陪伴我的時間差不多一樣長,都是2007年冬喬遷新居后陸續植的。一顆紅提,玫瑰紅;另一顆不知其名,類似帶籽的無核白。2015年起葡萄掛果,12串,最多的年份,兩顆可以結五六十串呢!

原本離窗最近處還有一顆無核白,好品質。兩三年后的一個冬天,怕它冷,故用塑料布包起來,結果適得其反,透氣不好,捂死了。另兩顆撂倒在地,蓋上舊被子,接地氣反倒沒事。

這讓我想起了對孩子的教育,千萬不能嬌慣、呵護過度,反倒害了她。

兩顆葡萄提供了疫情期間必不可少的水果,平時不覺得,今年它格外甜蜜。一天半串,舍不得吃要留做儲備和應急。

故贊曰:清明前后發新枝,卵形魚籽花覓難。不爭俏來不斗艷,不用打藥純天然。藤遮陰涼不惜彎,不搶地盤能屈然。中秋時節喜上市,霜降之后味更甜。



開門抬腳就到了菜地,今年七月下旬入疆后灑了油白菜、茼蒿、芝麻菜的種子。菜越吃越多,拔大的長小的,一場雨后,水靈靈得又是一片綠意盎然。吸飽了水,葉子又恢復了鮮嫩。

疫情期間愈發顯得一樓帶菜園的可貴。若是往年,我這有十多種蔬菜。西紅柿可以結到霜降,絲瓜既不害病,老了還可洗鍋,亦有黃瓜、辣子、苦瓜、豆角、茄子、蘿卜。各色應季小菜有菠菜、生菜、茴香等,還有必種的大蔥,大半年割著吃的韭菜……柵欄外吊著的扁圓和細長的南瓜,涼拌和腌著吃的洋姜……菜吃不完,就送朋友和鄰居分享。蘿卜切了頭躺在地里,什么時候吃才挖出來;蔥則露出一半的身量,始終翠綠著。

三月份冬雪消融,露出了頭年十月下旬灑的蔥、生菜、菠菜和小白菜。清明前后點瓜種豆,埋下南瓜、絲瓜和黃瓜種子。四月下旬,在小菜的中間栽上西紅柿、辣子等幼苗,底下的小菜既保了墑又綠了地……

庭院深深幾許,莫道菜畦花園。春種夏收,三四十平方的小園帶給我無限的美好!早晨拉開窗簾,映入眼簾的是滿心歡喜。傍晚下班還沒到家,就看到滿目蔥綠、枝繁葉茂,頓掃職場的勞累,成為撫慰心靈的雞湯。



什么是生機盎然?什么是朝氣蓬勃?什么是日新月異?答案,原來都在這里!

感謝那位長者的提醒,若是海棠種在柵欄邊,它的身影和根系會讓菜無法生長。每種蔬菜都有它應時的季節,都有規律可言,何時播種、何時收獲,錯過了只有等待來年。陽光、溫度、水分、養料,缺一不可。要留有足夠生長的空間,它才能結得又多又好……

伺弄菜地,萬物相通,讓我明白了許多人生的道理:有苗不愁長、欲速則不達、一份耕耘一份收獲……

每天晨起昏落,看著窗外色澤變化,傾聽著鳥鳴,望著喜鵲、鴿子忽高忽低地飛翔。不管陽光只泄窗欞,還是秋雨淅瀝,它在我眼里都洋溢著詩情畫意。

大紅、淺黃、金黃、姜黃、深黃、咖黃,還有尚泛著的綠,紫紅色和白色的葡萄,以及地里的綠油油,除了視覺盛宴,就是秀色可餐。我感喟著自然饋贈,喜歡著窗外的一切。歲月靜好,別不它求。



一季最愛在深秋。窗外,金燦燦的銀杏樹在幾場秋雨的洗滌下泛起姜黃,秋扇猶如立著的不想飛走的蝴蝶,對著西北的天空喊:請寒流的腳步慢些,再慢些吧!


【作者簡介】



苑愛東,祖籍山東鄆城,1987年就讀于河北地質學院地質經濟管理系會計專業。在冶金工業部地質勘查單位從事會計和管理工作,愛好文學,喜歡寫作和朗誦。


責任編輯:孫暢,審校:云飛


【版權聲明】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非商業轉載請注明本網出處。商業轉載請獲得本網及原作者授權后合法使用,本網聯系郵件:service@hanlinglobal.com。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