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凱里學院——今日行程31公里,共計行走1045公里

2022-09-19 23:12 凌子/文
二維碼

牛麗君朗誦


9月19日,星期一,晴

昨晚康生和他們單位同事又趕到宣威鎮為我接風。

吃的凱里酸湯魚,喝的貴州土罐酒。每人三兩下來,他們得趕回去上班。好在有兩個女同事不用喝酒,專門開車,我不用擔心!                                                                             

今天從宣威鎮到凱里學院只有31公里。路本就不長,何況令我最開心的事,是我姑家孫子崔智杰就在凱里學院上學,我必須去看看他!


凱里學院1.jpg


1986年9月,我從云南宜良草甸鄉的小村子考上了河北地質學院。我姑姑帶著崔智杰的爸爸以及兩個表弟也遷到天津,和在大港油田工作的姑父匯合,在那里有了他們新的家!當時崔智杰的爸爸才15歲,我的另外兩個表弟一個12歲,一個五六歲的樣子!

87年的春節馬上就到了。從宣化回昆明的火車票半價記得是57塊錢,當時母親一個人帶著弟弟在家務農,沒有任何經濟收入。57元車費,對我家來說無疑是筆天文數字。

于是我決定不回云南了,去天津故姑家過年。

提前一個月左右寫信給姑父,告訴他們我要來大港過年。姑父回了信,告訴先坐車到大港油田中心站,然后再坐內部車到采油一廠,再找修井拖拉機隊。

那天差不多下午4點多到了油田中心站,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終于坐上了去采油一廠的公交車。

當時油田幾乎沒有多少房子。駕駛員讓我下車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周圍什么人都沒有,連找個問路的人都找不到,只能往有燈光處的一間房子走過去。如果今晚找不到他們家,我得想法找人家借宿,要不然在這寒冷的夜里,真的會把我凍死的。

走到亮著昏暗燈光、響著機器聲的一間房子,旁邊還有一排小平房,有一個師傅坐在凳子上抽煙。后來我才知道,這是個抽水房。

師傅,請問一下,修井拖拉機隊是這嗎?

師傅看了看我,問:

“你找誰?”

“崔鳳仁!”我說了姑父的名字。

“那就是他們家!”

他指了指一間平房。

我欣喜若狂,推開房門。

姑父他們一家5個人正坐在屋里,看到我突然進來,全都愣住了。

然后,然后我姑叫了一聲“小林”!哇地一聲哭了!……

那年春節,我在大港過了一個我終生難忘的大年!


凱里學院2.jpg


而36年后的今天下午4點半,我在凱里學院的大門口,看到了我的天津侄子崔智杰。他差不多1.9米的身高,比我高出一大截,但歲數正是當年我去天津的年紀!

人生就是這樣,我們的愛無處不在!


責任編輯:孫暢   審校:千然


【版權聲明】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歡迎轉載。非商業轉載請注明本網出處。商業轉載請獲得本網(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