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建國民政府新空軍,最隱秘的中外合作佳話——梅貽琦校長與馮·卡門的傳奇故事

2022-06-21 14:06 瀚林智庫鐘秀斌
二維碼

鐘秀斌先生.jpg

瀚林智庫   鐘秀斌


1931年九一八事變之后,日本侵華野心愈加昭彰。國民政府為了御敵,1934年在南昌秘密籌建空軍基地,甚至一度將空軍司令部設在南昌。這是一項絕密計劃——國民政府在南昌組織、訓練一支新空軍,以應日益逼近的戰事。新空軍的骨干設備都是外國飛機,多向美國或意大利購買,常出故障。因此國民政府決定,自造飛機,原材料配件就地取材。1935年成立中央南昌飛機制造廠(舊址位于南昌市東湖區北京西路437號),應是這一計劃的成果之一。

時任清華校長的梅貽琦先生聘請世界航空航天的科技泰斗西奧多·馮·卡門(TheodorevonKármán)先生來清華指導,協助國民政府籌建新空軍,促成現代史上最隱秘的一段中外合作佳話。


梅貽琦1.jpg

1930年代在清華園時期的梅貽琦校長


馮·卡門(1881年5月11日-1963年5月6日),20世紀偉大的航天工程學家,美籍匈牙利猶太人。因受納粹迫害1930年移居美國,美國第一枚“國家科學勛章獲得者”。開創了數學和基礎科學在航空航天和其他技術領域的應用,航空航天時代的科學奇才。他在加州理工學院實驗室建成美國國家航空和航天噴氣實驗室,中國兩彈一星功勛科學家錢學森、郭永懷是他的親傳弟子。1939年,馮·卡門要求錢學森從事博士論文的研究課題,建立起嶄新的《亞音速空氣動力學》和《超音速空氣動力學》,誕生了一個廣為人知的“卡門錢學森公式”,極大地推進了高速空氣動力學和空氣推進技術的發展。在《馮·卡門:航空航天時代的科學奇才》書中,他曾辟一章專門介紹錢學森在航空航天領域所做出的天才貢獻。


梅貽琦2.jpg

1940年代,錢學森(中)和導師馮·卡門(右)在德國哥廷根拜會馮·卡門的老師空氣動力學家L.普朗特


1934年,清華設立航空講座教授,梅貽琦邀請時任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教授的馮·卡門來華任教,后因馮要回德國不能來華。但他熱心引薦其弟子、美國著名空氣動力學家華敦德博士(F.L.Wattendorf)。1936年2月,華應邀到清華擔任航空講座教授。

乍看起來,這是清華當年一起普通的學術合作。其實不然,馮卡門事后回憶道:“誰知后來戲劇性的高潮迭起,涉及中國的軍機大事……”

國民政府決定自造飛機,由清華大學負責設計、興建及操作,華敦德擔任科學與技術指導。馮·卡門回憶,華敦德開始也不知道他應邀來華的這項重要任務,直到他到達好久之后,中國政府覺得他可靠,才告知真情。

華敦德接受委托后,工作得力。他建議建造一個大風洞,直徑約5米,長60-90米,以便容納飛機的翅膀、引擎或機尾等組件,可試驗外國飛機的性能,發現缺點而改進它們。

這是當時世界最大的風洞之一,這類工程當時在中國尚屬首創,沒有建筑公司敢承包。華敦德就讓學生設計風洞,同時監工興建,這樣還“破除中國人不會獨立治事的迷信而建立信心”。

設計工作始于1936年秋。華敦德回憶,中國學生在設計時的表現,使他終生難忘:“開始那天,25人找來了25套繪圖板,每個人左手扶丁字尺,右手拿鉛筆。這天法蘭克進教室,班長一聲立正,全體肅立,一動不動,各人兩眼含淚,靜候指令,以開始這項偉大的工作,作為對中國救亡運動的具體行動?!眱H用半年時間設計即告完成,清華派華敦德與張捷遷兩教授留駐南昌督造。1937年5月,在風洞建造過程中,華敦德特意邀請導師馮卡門從美國來華指導。

馮·卡門是航空界天才級的權威,當他要來華的消息,無意中讓一個以“工程師”身份在美國參觀的前蘇聯空軍將領知道了,就執意拉他取道歐洲,以便移步前蘇聯指導。因此,馮卡門來中國之前,在前蘇聯耽擱了大約一個月。

7月初,華敦德去山海關車站迎接馮·卡門。在車上,華敦德才告訴馮·卡門,邀請他到清華指導只是表面理由,實際另有文章,要幫中國建立一支新空軍。

7月5日,馮·卡門到清華參觀,被梅貽琦正式聘為名譽教授;6日,馮卡門、華敦德和國民黨軍方、梅貽琦和清華工學院院長顧毓琇等開會。

7月7日,在顧毓琇的陪同下,華、馮搭上了京滬特快(抗戰前最后一班京滬快車)南下。車剛到濟南,馮回憶道:“站上人聲鼎沸,喧鬧不已,月臺上人們跑來跑去,因搶購報紙不易而互相叫罵。我問車上服務人員發生了什么事,他說戰爭爆發了……”

到達南京后,見到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主任周至柔將軍。7月9日,他們一同飛赴南昌,參觀國民政府空軍基地和清華建造的航空風洞。隨后,一架三引擎的意大利飛機,送他們到九江,乘“爬竿”登牯嶺。在先期到達參加廬山座談會的梅貽琦陪同下,馮卡門一行去見蔣介石夫婦。

7月14日,蔣夫婦邀請馮·卡門、華敦德、梅貽琦、顧毓琇共進午餐。在餐桌上,宋美齡親任翻譯。談話內容主要由蔣、宋提問,馮·卡門解釋并陳述,如何快速地、有效地發展航空事業的途徑。馮卡門在餐會上,還提及時在加州理工學院一名杰出的中國工程師,能夠制造微電子管。蔣夫人征詢顧毓琇意見,能否邀請此人回國。顧說:“此人一定是孟昭英博士,他已準備夏天過后加盟清華無線電研究所?!泵匣貒髿v任清華大學、西南聯大教授,是中國電子科學的奠基人。

2021年是馮·卡門誕辰140周年。學海思源,他是中國“兩彈一星”功勛科學家錢學森、郭永懷和著名物理學家錢偉長的導師,清華1930年代機械工程系主任、西南聯大工學院院長李輯祥教授也是馮的門生。

筆者補記這段文字,謹向馮卡門這位與中國結下不解之緣的科學天才,致以崇高敬意。

中外合作的學術佳話,在梅貽琦時期的清華,并非絕唱。朗朗上口、傳唱至今的清華校歌,“中西文化,薈萃一堂”和“立德立言,無問西東”,就是梅貽琦掌校期間致力推動國際文化交流,提升中國學術水準,取得不俗業績的生動寫照。

1935年,梅貽琦聘請著名數學家、控制論創始人、哈佛大學教授維納(N.Weiner)到清華任教一年,他曾是清華機械工程系主任李輯祥教授的導師。

1936年,聘請法國數學家、時任世界數學會副會長哈達瑪(J.Hadamard)到校任教,他是首位來華任教的法國科學院院士,也是慧眼發現天才數學家華羅庚的熊慶來教授在法國留學時的導師。

那是一個令人感懷的時代,先哲們奮力擁抱世界的主潮,源遠流長。


梅貽琦3.jpg

本文內容節選自圖書:《一個時代的斯文:清華校長梅貽琦》。


【瀚林智庫作者簡介】——鐘秀斌先生,資深媒體出版人。

鐘秀斌,1969年出生于江西省玉山縣。1987-1994年在南開大學化學系求學,獲得理學碩士。

鐘秀斌先生是梅貽琦教育思想研究學者;南開大學創始人(前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先生研究會特邀理事。以其合著《一個時代的斯文:清華校長梅貽琦》(首版2011年,修訂版2021年),《梅貽琦畫傳》(海外版權已輸出到加拿大和美國),弘揚梅貽琦教育思想和道德文章,而廣為海內外讀者熟知。該書已成為研究現代教育、清華和西南聯大的經典著作,不僅是國家圖書館館藏書典,也為海外一流頂尖大學圖書館所收藏。

鐘秀斌先生歷任《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發行總監,《計算機世界》報華南市場版主編,《互聯網周刊》應用刊主編,《中國化工報》社經濟科技部副主任,臺灣清華大學駐校作家(2013-2014年度)。

作為新聞工作者,20多年來,他在《人民日報》《新華文摘》《北京晚報》《今晚報》《文匯報》等全國知名報刊發表400多篇文章,并在國內外一流學術期刊上發表10篇專業學術論文。

作為具有高度社會責任感的實踐者,多年來他堅持潛心研究教育、科學與現代化,視野開闊,思想深邃,每有所得,及時發表。他深度采訪過楊振寧、丘成桐、李遠哲、楊樂、袁隆平、周光召、白春禮、王選、張五常、何兆武、許淵沖、潘際鑾等國內外一流科學家、人文社會科學家,采訪過惠普、谷歌、微軟、思科、海爾、聯想、華為、阿里、騰迅等國內外一流企業和企業家。

他主編出版了《何兆武思想文化隨筆》《小球大世界——清華乒乓故事》《顧毓琇:中國的文藝復興》《李四光和他的時代》《茅以升:通往現代化之橋》《未來30年中國改革大勢》等,合譯出版《管理百年》等著作。

鐘秀斌先生身正品端,文理兼修,具有優秀的學習能力,曾在人工智能、智慧醫療和金融投資領域有過出色的實踐業績,在戰略管理、企業運營方面有深刻思考和獨特經歷。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