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探索·發(fā)現》欄目同仁的道別辭

2022-05-09 17:32 瀚林文化智庫 鄧建永
二維碼
致《探索·發(fā)現》欄目同仁的道別辭2.jpg

歲月輪回,匆匆就是一個(gè)甲子。

從2001年10月我來(lái)到咱們《探索?發(fā)現》欄目,還差4個(gè)月就整整16年。

剛好前天欄目在上海獲獎,名至實(shí)歸,倍感榮耀,向大家致敬,也為自己驕傲。

我就只當是命運送給我的一份彌足珍貴的退休禮了。

而我最想說(shuō)的是:

能有緣與各位共事,非常非常榮幸。

在我們成長(cháng)與打拼的路上,時(shí)間會(huì )推著(zhù)歲月急速奔跑。

但驀然回首來(lái)時(shí)的道路,大多總是一片荒涼。

而我們不是,我倒寧愿相信,我們是幸運的,因為我們是有沉甸甸著(zhù)作感的一群人,我們勞作,我們耕耘,我們收獲,我們贏(yíng)得了人們的羨慕與尊敬。

不知為什么,我總會(huì )想起欄目的漂泊不定,頻繁搬家,從晾果廠(chǎng)到北蜂窩,從翠微路21號院到鐵道大廈對面巫山烤全魚(yú)樓上,從老臺址11樓到新臺址塔-2的39層辦公區……

我們的許多經(jīng)典作品幾乎都是在這樣流離顛沛中誕生的。

(此處應該有笑臉)

我來(lái)到欄目參與的第一個(gè)系列片是春節特別節目《似水流年》;

第一次和團隊集體合作的系列片是30集的《世界遺產(chǎn)之中國檔案》;

一個(gè)單集紀錄片做了一年的是《發(fā)現大熊貓》;

做得昏天黑地甚至推翻重來(lái)的是7集紀錄片《喪鐘為誰(shuí)而鳴·東京審判》;

經(jīng)歷時(shí)間最長(cháng)的系列紀錄片是已經(jīng)做到第七季的《手藝》

……

于是,我看到了各位年輕同事們的成長(cháng)軌跡,并且見(jiàn)證了你們由青澀而逐漸成為大家的榮耀時(shí)刻。

我也看到過(guò)新人來(lái),舊人去,看到了許多人生中的不如意與喜怒哀樂(lè )。

我為你們的歡樂(lè )而歡樂(lè ),為你們的悲傷而悲傷,更為大家在艱辛備至的環(huán)境中努力奮發(fā)的姿態(tài)而由衷感動(dòng)。

我真的為有你們這樣的優(yōu)秀同事而倍感驕傲與自豪。

匆匆16年,沒(méi)有幫到大家太多,深感愧疚。

好在來(lái)日方長(cháng),我也還沒(méi)有想象的那么老,經(jīng)驗與感覺(jué)并不會(huì )隨風(fēng)消散。

有需要幫忙和需要建議的,就和我打個(gè)招呼,定當為大家盡力。


致《探索·發(fā)現》欄目同仁的道別辭2.jpg給大家鞠躬致謝了。

山高水長(cháng),道路悠遠,大家各自珍重。

愿你們褒有初心,堅持夢(mèng)想,

走遍萬(wàn)千世界,歸來(lái)仍是純真少年。


祝我親愛(ài)的同事們好運。

我愛(ài)你們。


鄧建永

于2017年6月14日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