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會人生系列之十九:聊聊管理會計工具中的雙刃劍

2024-01-17 16:21 作者:馬德家
二維碼

當下,財務轉型是業內熱門話題,財務會計轉型管理會計更是財務轉型的具體體現和方向。

轉型管理會計不僅涉及管理理念方法的轉變,更涉及管理工具的選擇。

財政部在《管理會計基本指引》中明確,管理會計工具方法包括戰略地圖、滾動預算管理、作業成本管理、本量利分析、平衡記分卡等涉及的模型、技術和流程。我認為這些都是具體的方法,如果從大類來說,也可以歸類為八大工具或八大應用領域,主要包括戰略管理、預算管理、成本管理、營運管理、投融資管理、績效管理、風險管理等。今天聊聊在企業財審咨詢中經常涉及的預算管理、績效管理和風險管理。


馬德家20240117-01.jpg

(內部控制、績效考核、全面預算專題沙龍現場)


在管理會計“熱”的當下,企業高管或業內實務專家更多看到這些管理會計工具的正向促進作用,而很少關注負向的消極作用,于是盲目追捧者不在少數。在過去的研討、咨詢及培訓場合,我一直強調管理會計工具的“雙刃劍”作用,但仍然不為業內重視,今天再次聊聊其負面的消極作用。

記得講解全面預算管理的重要性時,我也會提及全面預算管理認識的誤區,比如預算就是財務部門的事,預算要求精準無誤,預算剛性就是絕對不容許調整等等,類似誤區普遍存在。此外我還會引入杰克韋.爾奇關于全面預算的評價,也預算界稱之為“韋爾奇死結”(實際上,一家公司在市場上取勝,多數情況下與預算沒有太大關系。不夸張的說,在許多公司里,制定預算的程序乃是經營中最缺乏效率的環節,它吞噬了人們的精力、時間、樂趣和組織的夢想,人們相互敲詐,或者滿足于中庸)。韋爾奇的這段話雖然對預算的負面評價近乎極端,但也尖銳的揭示出全面預算管理的負向消極作用。全面預算管理實踐也證明,有的企業借助全面預算管理,理順了業財管理關系,提高了溝通效率和組織效率,助力了戰略落地和價值增值;但也有的企業虎頭蛇尾,議而不決,討價還價,最終不僅導致預算松弛,更嚴重制約了企業的生機活力和效率,甚至導致公司財務狀況每況愈下。

全面預算管理工具存在這樣的負向消極作用,同樣,績效考核和基于風險導向的內部控制也存在這種情況。


馬德家20240117-02.jpg


企業內部的年度績效考核如果考核指標設計有失偏頗甚至嚴重不合理,必然導致鞭打快牛,保護落后的負面導向,越考核員工越失去積極性,組織越失去生機。當下出臺的“一利五率”考核政策初衷是好的,目的是為了鼓勵企業走高質量發展的路子。但是對研發投入強度、營業收入現金比、經濟增加值等關鍵指標以及派生的細化指標如果不加區別的一刀切,就可能鼓勵企業統計作假和作物作假,惡意調整合同和正常的經營業務,最終不僅沒有走上高質量發展的路子,反而因為研發投入不當或研發無產出,導致企業資金流出現困難,增大虧損因素或為了降低應收賬款比重和壞賬準備計提或提高現金比例,人為放棄合同訂單。導致銀收和利潤減少。


馬德家20240117-03.jpg

(績效考核培訓課件)


為了管控風險,企業都在爭先恐后的加速推進內部控制制度建設,這本來也是好事,是確保企業合規經營,遠離風險,實現戰略落地和價值增值的重要工具。但是如果脫離企業所處的發展階段和組織架構、業務規模以及企業文化環境,一味強調內控管理機構的健全,一味復制標桿企業的內部控制制度,必然導致內控成本增加,性價比下降。脫離現實的冗長的制度、審批決策流程可能導致企業失去市場和機會,增大管理成本,降低管理效率。對風險的不恰當強調,也會導致人們“談險色變”,忽視風險和報酬的關聯關系。面對不確定的市場,有些風險是規避不了的,對于中性風險或雙性風險,我們應該根據報酬的幾率和大小選擇適當的接受,也許這樣的選擇對企業的創新發展和價值增值更有利。


馬德家20240117-04.jpg

(內部控制與風險管理研討現場)


【作者簡介】


馬德家20231215-06.jpg


馬德家,正高級會計師,研究生畢業。1987年河北地質學院地質經濟管理系財會專業畢業,1991年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在職研究生畢業。1994年后調入河北省交通系統,分別從事公路建設項目財務管理和公路企業財務管理。2006年獲聘正高級會計師。曾任職高速燕趙驛行集團公司總會計師,河北經貿大學及河北師范大學會計碩導。退休后兼任河北省交通會計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主要從事財審稅咨詢服務工作。兼任中國交通會計學會理事、河北省會計學會理事、河北省民營企業財務管理研究會理事。


編輯:云飛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歡迎轉載。非商業轉載請注明本網出處。商業轉載請獲得本網(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