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會(huì )人生系列之十七:廊坊財審培訓的冰雪之旅

2023-12-15 23:21 作者:馬德家
二維碼

京津冀的一場(chǎng)大雪,相比同期,可謂史無(wú)前例,生活在國際莊的我尤其感受之深。

不僅徹底體驗一把動(dòng)車(chē)取消、頻繁延誤的心理波動(dòng)歷程;也重溫了“先上后補無(wú)座車(chē)票的長(cháng)期站立之旅”。這應該是大學(xué)畢業(yè)以來(lái)最長(cháng)的也是最擁擠的站立旅行。正如我在廊坊財審培訓班開(kāi)場(chǎng)白所言,一定是一次終身難忘的記憶!

廊坊人的勤奮進(jìn)取留給我的記憶深刻,繼改制之初的定制培訓之后,12月14-15日,按照約定,我們再次去廊坊為廊坊交發(fā)集團和運輸集團做一場(chǎng)內控內審、全面預算以及新會(huì )計準則定制培訓。

我們提前預定了13日下午2:40的動(dòng)車(chē)。由于擔心國際莊的一夜雪帶來(lái)的計程車(chē)不便或堵車(chē),和以往相比,我提前了1個(gè)小時(shí),早早來(lái)到火車(chē)站。

車(chē)站大屏顯示,我們搭乘的G7806火車(chē)晚點(diǎn)39分鐘,我們只好耐心等了一會(huì ),半小時(shí)后,廣播再次提示,晚點(diǎn)增至82分鐘。期間車(chē)站廣播還不斷提醒晚點(diǎn)時(shí)間的波動(dòng)變化,由于晚點(diǎn)過(guò)多,原計劃與廊坊朋友的小聚也臨時(shí)取消。


馬德家20231215-01.jpg


本以為下了火車(chē)很快就可以搭上計程車(chē)或滴滴網(wǎng)約車(chē)到酒店,找個(gè)火鍋店小聚,但是等了近一個(gè)小時(shí),計程車(chē)打不上,網(wǎng)約車(chē)半個(gè)小時(shí)之內竟然無(wú)人接單。于是,我當機立斷,提議先在附近找一家火鍋店,吃火鍋賞雪景,享受漫天大雪的特有氛圍。

酒足飯飽,仍然沒(méi)有接單的,找計程車(chē)更是望穿雙眼一車(chē)難得。

雪花飛舞的寒冷季節,來(lái)回更換等車(chē)的位置,明顯感覺(jué)寒氣刺骨。情急之下,我們不約而同想到公交。恰好,附近的14路公交正好路過(guò)目的地。

我們三人一起上了公交,由于異地乘公交,手機繳費操作困擾了我,相君老師麻利的掏出京津冀一卡通,為我支付了公交費。下了公交,我們徒步500多米,踩雪的咔嚓咔嚓的聲音如同美妙的爵士樂(lè ),悅耳動(dòng)聽(tīng)。進(jìn)酒店大廳,我和相君老師都不約而同的感慨,這趟旅行太有意義了,一定終身難忘。


馬德家20231215-02.jpg


第二天,廊坊的大雪整整下了一夜一天。雪的厚度已經(jīng)可以淹沒(méi)整個(gè)腳。

相君老師主講企業(yè)會(huì )計準則,我主講內審內控及全面預算,第二天下午,相君老師已經(jīng)圓滿(mǎn)完成授課任務(wù),回酒店的路上,再次感受徒步雪地的美妙瞬間,我們掏出手機,不約而同的彼此拍照留念。


馬德家20231215-03.jpg


馬德家20231215-04.jpg


晚飯時(shí)候,想到次日早晨就回國際莊,相君老師很興奮,說(shuō)學(xué)校有監考,明早必須回去。我半開(kāi)玩笑說(shuō),雪下的這么大,火車(chē)有可能取消,不如退票,下午和我們一起走,相君老師笑而不答。

第二天早晨8點(diǎn),相君老師早早搭車(chē)來(lái)到火車(chē)站,我也即將開(kāi)課,結果很快收到通知,果然如我所料,所乘車(chē)次取消,我內心發(fā)出一聲壞笑。相君老師執意早點(diǎn)回國際莊,情急之下,先動(dòng)車(chē)繞道北京,然后從北京回石家莊。據說(shuō)是晚上六點(diǎn)半達到國際莊的。


馬德家20231215-05.jpg


結束了第三天上午的課,12點(diǎn)左右,我和國良也搭乘了運輸公司海龍經(jīng)理的車(chē),驅車(chē)3個(gè)小時(shí)來(lái)到霸州西站,計劃搭乘下午3:50的動(dòng)車(chē)。等我們到了車(chē)站,屏幕顯示晚點(diǎn)19分鐘,大約過(guò)了20多分鐘,屏幕上我們的車(chē)次提示突然消失,我感覺(jué)蹊蹺,一打聽(tīng),列車(chē)晚點(diǎn)55分鐘,只能往后排了,站務(wù)員還補充說(shuō)了一句:“等消息,估計還有變化”。

急中生智的國良及時(shí)與車(chē)站服務(wù)員溝通,退了車(chē)票,直接進(jìn)站補票。幾分鐘后路過(guò)國際莊的列車(chē)到了,上了火車(chē),我們趕緊找5號車(chē)廂補票,發(fā)現過(guò)道已經(jīng)人滿(mǎn)為患。連續穿過(guò)幾個(gè)擁擠的過(guò)道,終于完成了補票程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一個(gè)剛好能站立兩只腳的位置。心里頓時(shí)釋然,站著(zhù)也好,一個(gè)多小時(shí)就到了。

記得大學(xué)時(shí)代寒暑假經(jīng)常站立乘車(chē),而且空間狹小,站姿也是非正常的。已經(jīng)有幾十年沒(méi)有這種體驗了……此情此景也突然勾起我遙遠的回憶。退休后的我,對于年輕時(shí)代的磨難經(jīng)歷總是充滿(mǎn)自豪感。

通往國際莊的火車(chē),依然晚點(diǎn)如故,從開(kāi)始的10多分鐘,到30多分鐘,再到50多分鐘,往日的一個(gè)小時(shí)車(chē)程,今天足足站了1小時(shí)50分鐘。

一場(chǎng)大雪,動(dòng)車(chē)晚點(diǎn)成了新常態(tài)。停運車(chē)次也為數不少??磥?lái)瑞雪兆豐年的同時(shí),也的確給人們的出行帶來(lái)諸多不便。

廊坊的財審培訓,在感受了廊坊人財審人的好學(xué)上進(jìn)的同時(shí),也充分感受到了華北大地的瑞雪之美,更帶給我童年乃至大學(xué)時(shí)代的生活追憶。相信,這些場(chǎng)景一定也會(huì )成為我財審人生中最值得回味的美好記憶。


【作者簡(jiǎn)介】


馬德家20231215-06.jpg


馬德家,正高級會(huì )計師,研究生畢業(yè),會(huì )計專(zhuān)業(yè)碩導。1983年考入河北地質(zhì)學(xué)院地質(zhì)經(jīng)濟管理系財會(huì )專(zhuān)業(yè),1987年畢業(yè)留校擔任輔導員后轉教學(xué)。1989年考入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研究生院財政學(xué)專(zhuān)業(yè)攻讀在職研究生。畢業(yè)后回校主要從事《基本建設單位會(huì )計》和《財政與信貸教學(xué)》。1995年調入河北省交通廳國際組織貸款項目辦公室負責高速公路財務(wù)管理。2006年獲聘正高級會(huì )計師。曾任職高速服務(wù)區經(jīng)營(yíng)燕趙驛行集團公司總會(huì )計師。退休后兼任河北省交通會(huì )計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兼秘書(shū)長(cháng)。


編輯:云飛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wǎng)。歡迎轉載。非商業(yè)轉載請注明本網(wǎng)出處。商業(yè)轉載請獲得本網(wǎng)(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