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畫(huà)——文人情懷的圖象答案

——品讀張龍印竹畫(huà)

2023-11-14 22:40 作者:瀚林智庫 趙松波
二維碼

云稍露葉秋聲古,萬(wàn)玉叢深翠蛟舞。

此君擬結歲寒盟,柱笏相看立煙雨。

過(guò)雨山窗斜映日,帶煙霜節總宜秋。

凍雷遜出千崖翠,勒此高歌傲素候。


高克恭這首題畫(huà)詩(shī)是張龍印最喜歡的題材,在他清新脫俗的竹畫(huà)欣賞,叢叢翠羽在含煙素屏中與石為伴,與鳥(niǎo)互答,一改我們熟得都覺(jué)得俗了的墨竹,仿佛從紙窗外移進(jìn)斗室案頭,春意滿(mǎn)屋。


竹畫(huà)20231114-01.jpg


一、中國人的竹情節


竹在中國文人心中的位置是極高的,也是歷代文人雅室裝點(diǎn)廳堂的主要題材,概因其表彰風(fēng)雅脫俗,虛懷若谷的雅意,以至于古今畫(huà)竹的人,非常多。但以畫(huà)竹盛名傳于世,不過(guò)特立獨行的十數位,皆因其創(chuàng )新標榜后來(lái),為歷代收藏家視為珍寶;而似是而非者,無(wú)外因竹舒情雅意,了無(wú)創(chuàng )見(jiàn)皆籍籍無(wú)名。當今也不乏畫(huà)竹者,深知承古而不襲古,似古人者死的道理,因而畫(huà)竹多應酬之作,書(shū)法入筆,披來(lái)走去,補松填石已算用心了。自古迄今畫(huà)竹的大師自董壽平止,后來(lái)罕見(jiàn)畫(huà)家專(zhuān)心畫(huà)竹,如果畫(huà),已非胸中有竹,還要情中有竹,血中有竹,畢生伴竹,身上已經(jīng)有了竹性。


竹畫(huà)20231114-02.jpg


張龍印畫(huà)竹畫(huà)了四十年,親見(jiàn)他,能深深地感受到一身竹性。張龍印的一桿竹,可以說(shuō),是從五代李夫人創(chuàng )墨竹法之后,文同、高克恭、吳鎮、柯九思、夏昶、鄭板橋、董壽平等大竹子中的一片新篁。

看張龍印的竹很有帶入感,視覺(jué)很快導向心靈的觸動(dòng),古韻雅意,清新卓立。在古代畫(huà)家中很像宋徽宗寫(xiě)的瘦金體,鋼絲般爽利卻又有顏真卿的庸容襟懷;在當代畫(huà)家中很像劉繼卣,巧妙地吸納西洋畫(huà)的寫(xiě)實(shí)特征。


竹畫(huà)20231114-03.jpg


將一叢生機盎然的心中之竹從東方黑白意趣的紙窗后,推到欣賞者的眼前,很符合當下鮮活生動(dòng)的文人調性。中國畫(huà)藝術(shù)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不斷的探索發(fā)展,特別是近百年間的中西融合,傳統的那些竹影,已經(jīng)是文人情思的底色,在社會(huì )飛速發(fā)展的今天,藝術(shù)審美也要與時(shí)俱進(jìn),而當下的文人情懷,恰恰就需要這清爽的亮色點(diǎn)撥。


二、竹畫(huà)的人文密碼


東方文化有一個(gè)特質(zhì)似乎只能用形容詞來(lái)表達:曲徑通幽,這種只可意會(huì )不可言傳的情趣,要我們尋找什么證據呢?

反過(guò)來(lái)直問(wèn):文人是一種什么狀態(tài)?再反過(guò)來(lái)說(shuō),那一種氣質(zhì),能代表中國文人的精神風(fēng)貌?

文人體現的是怎樣一種精神以及與此對應的生活方式,它最終成就的是國民之人格的典范。如果沒(méi)有辦法簡(jiǎn)潔描述的話(huà),倒是可以用自然界的萬(wàn)物借喻的方式表達,我想,那就是竹子,高風(fēng)亮節的竹子、虛懷若谷的竹子、瀟灑磊落的竹子。


竹畫(huà)20231114-04.jpg


看張龍印的竹,那與前人不同的葉子,張揚卻不凌亂,那鮮翠欲滴的葉叢金桿,傳統的筆法跳躍著(zhù)時(shí)尚的神色,張揚而又謹遵法度,生動(dòng)地從南國薄霧中顯影出來(lái),不覺(jué)的是黑墨如鐵或近乎于平涂的白與灰的似如奇石的物態(tài),強化了竹造形與整體間的對比關(guān)系,具有嚴謹的統攝效應,將審美推向黑白二元關(guān)系與色彩交匯的交響之中,于小景致見(jiàn)大格調,于細微處彰顯大氣象,黑灰白與彩墨構成特別理性、秩序的畫(huà)面安排,而大膽的翠綠色彩又讓觀(guān)者感到現代文化的繽紛與強烈。

張龍印自述畫(huà)竹源于家庭,祖父是一名畫(huà)家,在當地因畫(huà)竹小有名氣。7歲開(kāi)始跟我祖父學(xué)畫(huà)竹子。畫(huà)竹的歷史從1977年開(kāi)始,祖父的啟發(fā)下開(kāi)始研究竹子,到現在也有四十年時(shí)間了。他說(shuō):文革期間我畫(huà)了幾年油畫(huà),后來(lái)在部隊畫(huà)水粉畫(huà),還搞過(guò)一段時(shí)間版畫(huà),從部隊回來(lái)以后轉向了國畫(huà)的學(xué)習。


竹畫(huà)20231114-05.jpg


張龍印愛(ài)竹、畫(huà)竹、幾乎見(jiàn)柳思竹,畫(huà)墨竹那段時(shí)間十分不舍得的是竹子的翠色,在他的心目中,竹子的生命怎會(huì )脫離了它那生命中的血色呢?他不敢懷疑古人,但是他感覺(jué)到大部分古人畫(huà)竹時(shí)的生存狀態(tài):文人科舉功名、案牘勞碌,心疲身僵之時(shí),蘇展幾桿黑竹,當是紓解心中郁悶的一時(shí)之快吧,所以你會(huì )感到中國畫(huà)那種療愈功能,會(huì )有“喜畫(huà)蘭、怒畫(huà)竹”的說(shuō)法。所以張龍印的竹子是古代的,更是敢于注入自己對竹的理解和愛(ài),他倔強地認為畫(huà)竹雖然是心中之竹、更應是鮮活之竹,像一插花道、像一裊香熏、像一盞清茶,可以由眼目的清新愉悅沁入內心之中。


竹畫(huà)20231114-06.jpg


他自己總結四十年來(lái)畫(huà)竹的心路歷程,經(jīng)歷了收--放--收--放幾個(gè)階段。從《芥子園》起,然后轉入對鄭板橋和石濤作品的臨摹和學(xué)習,畫(huà)了幾年以后初步掌握畫(huà)竹的結構和基本技法,蒲華畫(huà)竹的用水對我畫(huà)竹影響很大。水的運用,使墨色變化豐富了,董壽平以篆意寫(xiě)竹引起我很多的思考,吳昌碩大寫(xiě)意畫(huà)竹的方法又引起我強烈的狂野本性,這時(shí)畫(huà)風(fēng)由收開(kāi)始放,畫(huà)了幾年后,感覺(jué)狂放的空洞無(wú)物,這時(shí)候我又將眼光放到了宋元。宋代文同、元代李衎畫(huà)竹的嚴謹使我的作品由狂放趨于冷靜,再往后,從夏昶、王紱中領(lǐng)略了另外一種個(gè)性化的詣趣。從此畫(huà)出的竹已經(jīng)能表達我的情感、情緒的發(fā)泄,這段時(shí)間看到我畫(huà)的人都感受到一種勃勃而發(fā)的生氣從竹子中表現出來(lái)。


竹畫(huà)20231114-07.jpg


三、墨竹新篁和雀鳴


評價(jià)當代墨竹畫(huà)是非常不容易的,過(guò)于文學(xué)化的解讀易導致散文般的語(yǔ)言描述,成為一篇圖配畫(huà)。繪畫(huà)作為世界性的圖像語(yǔ)言,中國傳統畫(huà)論無(wú)法十分合適的與國際性藝術(shù)概念來(lái)進(jìn)行互通性闡釋。當代人理解當代中國畫(huà)需要一種當下的思想邏輯和語(yǔ)言范式,這就如同當代畫(huà)家創(chuàng )作的是當下的作品,而不是古人的畫(huà)一樣。毋庸置疑,同樣的一桿竹,不同時(shí)代的人表現出來(lái)是決對不一樣的,筆墨當隨時(shí)代,對繪畫(huà)作品的審美應該也是一這樣。


竹畫(huà)20231114-08.jpg


張龍印深諳竹畫(huà)之竹葉的個(gè)性與統一關(guān)系,既要張揚性情,又要聚氣成龍,所以無(wú)論形象多么縱橫恣肆,都以黑白灰色塊歸納,用中國畫(huà)的墨分五彩的意念做整體性的“明度整合”,所以我們欣賞到的畫(huà)面中所有的構成和色彩,就超越了具象的定位及束縛,一致的演變?yōu)槌橄蠖鴦?dòng)聽(tīng)的形式之韻律。


竹畫(huà)20231114-09.jpg


白色石頭好似室內的一束束陽(yáng)光,又似悠揚爽利的竹笛……黑色無(wú)論多少,都是壓陣的角色——好象徽派建筑的黑與白,也象沉重的低音鼓……灰色平涂中包容漸變和藏龍臥虎的地帶,也是豐富交響的和弦,調整著(zhù)畫(huà)面整體的調性……

仔細觀(guān)察張龍印的畫(huà),還會(huì )注意到一個(gè)細節:構圖、用印和規格,例如這一幅橫式作品,就借用了長(cháng)卷和手卷的構圖,給人移步換景的欣賞空間,這對于當代樓宇居室的空間規劃,是頗符合視覺(jué)心理美學(xué)的。關(guān)于印,他會(huì )巧妙地在提款押印,一是活躍了畫(huà)面,二是增強了觀(guān)賞的趣味性,吳昌碩先生在西泠印社創(chuàng )建時(shí)作的《西泠印社記》中寫(xiě)道“:書(shū)畫(huà)至風(fēng)雅,亦必以印為重,書(shū)畫(huà)之精妙者,得佳印亦生色”。關(guān)于規格,他的很多作品都參考了現代樓宇居室書(shū)房的空間形式,而不是簡(jiǎn)單地中堂、斗方、條幅、長(cháng)卷,而是靈活地給與調整,使得裝裱后更加清麗靈動(dòng)、屋室增色。


竹畫(huà)20231114-10.jpg


站在張龍印的竹前,遙想鄭板橋的同年看鄭板橋,應當也像我一樣,看到一片新意,一片心中之竹,應他自己題畫(huà)上說(shuō)的那樣,創(chuàng )新,也是如履薄冰的:“余始畫(huà)竹不敢為桃柳葉,為竹家所忌也;近頗作桃葉、柳葉,而不失為竹意,總要以氣的為先,筆墨為主。古來(lái)竹家習俗,皆成陋語(yǔ)矣?!惫湃藷o(wú)此畫(huà),看畫(huà)思古人,所有開(kāi)拓者的畫(huà)上青影,自是鑒在千載之后的。竹子在人們的心目中,是有兩個(gè)真實(shí)的,一個(gè)是具象的物象,自然界的生命體,另一個(gè)就是精神的,用人性賦能的生命體,那桿竹子一定是精神追求的縮影,圖象的答案。


竹畫(huà)20231114-11.jpg


寫(xiě)于:2018年9月10日


【作者簡(jiǎn)介】


趙松波1.jpg


趙松波(甦子),瀚林管理智庫專(zhuān)家,北京生態(tài)文明工程研究院研究員。1966年出生于吉林省通化市,畢業(yè)于河北地質(zhì)學(xué)院經(jīng)濟管理學(xué)院。

推動(dòng)并踐行“一生二世”終生人生發(fā)展觀(guān),傳播當代人的知性生活美學(xué),一位始終對世界、對社會(huì )用新鮮時(shí)尚語(yǔ)言去描述、去表達并提升為方法論的學(xué)者。國際生態(tài)文明甦家(北京俱樂(lè )部)學(xué)派代表人物,精通茶學(xué),擅長(cháng)中國書(shū)畫(huà)與陶器藝術(shù)與實(shí)踐,還是非遺中醫技藝三通疏筋第五代傳人,2015年后,終生學(xué)習,與時(shí)俱進(jìn)融入社會(huì ),成為始終伴隨社會(huì )發(fā)展享受社會(huì )福利的完美人生。以最飽滿(mǎn)的精神與熱情投入工作、生活,篤行當下,樂(lè )于與新青年、新思想碰撞出別樣的火花,與新生力量互相成就。


編輯:云飛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本網(wǎng)僅提供文字及圖片內容刊載。非商業(yè)轉載請注明本網(wǎng)出處。商業(yè)轉載請獲得本網(wǎng)(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