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shù)家一定是獨角獸——試讀于術(shù)的數字繪畫(huà)

2023-11-09 22:24 作者:瀚林智庫 趙松波
二維碼

數字繪畫(huà)20231109-01.jpg


2018年28屆美國artavita在線(xiàn)藝術(shù)大獎賽中,來(lái)自世界各地130多個(gè)國家700多家畫(huà)廊、10000多名藝術(shù)家參與的角逐中,于術(shù)成為獲得大獎的唯一亞裔藝術(shù)家,更是成為Artavita重點(diǎn)推介的38位藝術(shù)家之一,讓藝術(shù)界和媒體更感受新鮮的是,這位藝術(shù)家是從向來(lái)由西方藝術(shù)家占主語(yǔ)地位的數字藝術(shù)單元拿下這一大獎的。

從評審團成員那里得到的評價(jià)是:評價(jià)藝術(shù)作品的原則是,是否體現了強烈的個(gè)性、開(kāi)拓了一個(gè)思維方式和一種創(chuàng )造方式。于術(shù)的作品符合上述原則,具有新潁、震撼、啟發(fā)人們藝術(shù)情緒的價(jià)值。

畢業(yè)于魯美的于術(shù),是一位傳統西方美術(shù)基本功非常扎實(shí)的藝術(shù)家,更是新藝術(shù)手段的嘗鮮者、創(chuàng )作者。早在國際計算機圖形圖像軟件硬件發(fā)展的3D數字藝術(shù)興初期,他就被這一嶄新的基于計算機的圖形圖像創(chuàng )作技術(shù)吸引住了,全情投入其中。多年的探索與創(chuàng )作,使得他在這一領(lǐng)域取得豐碩成果,制作了多部廣告、電影短片,并出版了數字藝術(shù)教材。

在于術(shù)的作品中能感受到一種詩(shī)意先行而后賦能于物態(tài)的方法論系統,并且有著(zhù)很強的敘事感,這與他多年從事數字廣告與電影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驗有關(guān),同時(shí)這也是中國人創(chuàng )造空間的方式,出離于客觀(guān)的時(shí)態(tài)世界而直接進(jìn)入主觀(guān)的意象世界。人們會(huì )很輕松地被帶入于術(shù)所設計的情境之中,這兩幅作品體現了他調度場(chǎng)景來(lái)表外化人物心理狀態(tài)的能力,看到視覺(jué)元素的沖撞造就的奇異美感的能力。


數字繪畫(huà)20231109-02.jpg


第一幅,畫(huà)面營(yíng)造了一個(gè)理想愛(ài)情與現實(shí)愛(ài)情的疲憊沖突的高濃度氛圍。于術(shù)在失重力時(shí)態(tài)下搭建了一個(gè)在陰云下的能量場(chǎng),在近乎真實(shí)的虛擬的世界里愛(ài)與被愛(ài)沒(méi)有激情地發(fā)生著(zhù),那飛翔的紙鶴仿佛是對失落靈魂唯一的慰藉,異性吸惜與非動(dòng)力紙鶴的浪漫與觀(guān)眾建立起具有極強的共鳴。


數字繪畫(huà)20231109-03.jpg


第二幅,揭示了世界存在神秘的時(shí)間認知問(wèn)題,美好與包容產(chǎn)生的溫柔似乎具有聯(lián)結物種間溝通的力量,對時(shí)空的感知能力完全取決于你的每一個(gè)本來(lái)之愿,而機械的時(shí)鐘安置在右側,似乎表達一種上帝視角的冷漠,成為解碼生命謎題的咒語(yǔ)。

品味兩幅畫(huà),它們都表達了時(shí)空關(guān)系中人的心理狀態(tài)的外化情境,而這方面的西方大師應該是達利,但我們沒(méi)有找到達利刻意的技術(shù)化的對物態(tài)的異化處理手法,反而看到了中國文人畫(huà)表露出的時(shí)間凝滯意識:“山靜似太古,日長(cháng)如小年”。這種對時(shí)間的理解,是一種毫不掩飾地指責:名利場(chǎng)中人們如軸輪般不停地轉動(dòng),快得看不清周遭甚至是自己,只有讓轉軸慢下來(lái),讓心靈安頓下來(lái),那些曾經(jīng)被掠過(guò)的幻影才會(huì )變得清晰。老子說(shuō):“眾人皆有馀,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獨昏昏?!?/span>


數字繪畫(huà)20231109-04.jpg


藝術(shù)的審美觀(guān)與人們看待世界的生命觀(guān)是密不可分的,畫(huà)面語(yǔ)言是由其中的視覺(jué)材料構成與決定的,形狀、色彩、手法和呈現的方式。在數字繪畫(huà)領(lǐng)域對于傳統文化的關(guān)注是相當少的,在這一領(lǐng)域,運用東方藝術(shù)元素需要勇氣,于術(shù)很好的做到了,從畫(huà)面中,我們能感受自然物態(tài)的生存合理性再注入人類(lèi)心性的一種和諧平衡觀(guān)所構成的美感。我們可以這樣理解藝術(shù)的審美觀(guān):首先,它是人類(lèi)對美的根本看法,也是世界觀(guān)的重要部分;其次,審美觀(guān)還涉及人們的政治觀(guān)、道德觀(guān)及宗教觀(guān)。因此,任何文化形態(tài)的審美觀(guān)都具有時(shí)代性、民族性以及人類(lèi)的共通性,正是這些屬性決定了在藝術(shù)審美觀(guān)之下的藝術(shù)形態(tài)的存在方式。

于術(shù)在談到他的作品時(shí)說(shuō):當藝術(shù)建立在與當代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狀態(tài)上時(shí),才是有效和具有含義的。在這兩幅作品中,我都在作一種人與萬(wàn)物情感傳達的流速差異圖式化表現。它們表達我們對節奏、速度的理解,對空間和對個(gè)人身份的理解,而這種場(chǎng)景每時(shí)都在發(fā)生變化,我作的工作只是從每個(gè)帶有成見(jiàn)的社會(huì )人視角上而再次切割成圖像,凝固下來(lái),所以這種還原性的表述是非常正常的。


數字繪畫(huà)20231109-05.jpg


現在的數字藝術(shù)家無(wú)論中西方,都在試圖從異化的語(yǔ)言或者反向的方式表達主張,似乎非如此無(wú)以體現藝術(shù)的現代性和自我價(jià)值。

其實(shí),這種思維方式與馬塞爾·杜尚所代表的達達主義相比,并無(wú)創(chuàng )見(jiàn)。創(chuàng )造一種反傳統藝術(shù),來(lái)向過(guò)去的藝術(shù)挑戰,可是,我們應該清楚,自文藝復興以來(lái),各種反傳統,不過(guò)是一頂可以里外通用戴在頭上的高帽,被一波波地正用、反用著(zhù),藝術(shù)家們不想擁有世界的任何部分,他們想要證明,世界已經(jīng)變得多么荒謬和危險,可是誰(shuí)也脫離不了其中,并生存于斯。于術(shù)沒(méi)有作破壞我們評價(jià)、理解藝術(shù)的方式,而是作起了以數字藝術(shù)語(yǔ)言為工具的媾和者,去在他的介質(zhì)上創(chuàng )生出和諧的異化體系。

最后,他表示我們應當感受當代藝術(shù)媒介發(fā)生著(zhù)很大的變化,任何一種事物、事物與事物的關(guān)系、以致于每個(gè)人的視角,都是藝術(shù)本身,即媒介本身已成為表達的含義,或是和所要表達的含義一樣重要。

于術(shù)說(shuō):比如我們欣賞詩(shī)歌的時(shí)候,人們不會(huì )關(guān)心字體是什么樣的,作者唯一考慮的是詩(shī)歌會(huì )從情感和智慧上,把人們帶向哪里,它要重構和改變什么。我的作品就像沒(méi)有受工具、介質(zhì)的控制,我只是去描繪想法,受我影視創(chuàng )作職業(yè)的影響,我更在意人們的通感,更希望這種感受可以復制和粘貼,每個(gè)人都可以分享。


數字繪畫(huà)20231109-06.jpg


于術(shù)最喜歡哪位藝術(shù)家,他說(shuō)林?zhù)P眠,什么是大師,無(wú)非是他改變了人們對傳統的認識,因為他的存在使世界發(fā)生了變化。林風(fēng)眠以西方現代主義的技術(shù)視覺(jué)和語(yǔ)言去重現中國傳統藝術(shù),在中西融合的探索之路上認知最深。

讓我想起一位藝術(shù)家說(shuō):藝術(shù)都是在試圖發(fā)現新的可能性。當代,我們越來(lái)越多地發(fā)現技術(shù)帶給人們愈來(lái)越多的創(chuàng )作空間,文化的交融將成為藝術(shù)最好的題材,因為有足夠的手段來(lái)將提速文化主張的傳達效率,而藝術(shù)思維的跨越與包裹必定成為先鋒,從這個(gè)意義上去界定藝術(shù)家,我們有理由要求所有藝術(shù)家,都應該是獨角獸。

于術(shù)的作品在世界數字繪畫(huà)領(lǐng)域一石激起千重浪,打通了傳統工具畫(huà)家的手腳,也激活了數字藝術(shù)家開(kāi)拓內容的素材。相信,通過(guò)他的引領(lǐng),會(huì )為傳統的和新工具藝術(shù)家打開(kāi)另一個(gè)創(chuàng )作空間,在那里,從東西方美學(xué)差異、思維差異中,定將綻放出更多的藝術(shù)之花。


數字繪畫(huà)20231109-07.jpg

作者在于術(shù)的作品前


寫(xiě)于:2018年8月26日


【作者簡(jiǎn)介】


趙松波1.jpg


趙松波(甦子),瀚林管理智庫專(zhuān)家,北京生態(tài)文明工程研究院研究員。1966年出生于吉林省通化市,畢業(yè)于河北地質(zhì)學(xué)院經(jīng)濟管理學(xué)院。

推動(dòng)并踐行“一生二世”終生人生發(fā)展觀(guān),傳播當代人的知性生活美學(xué),一位始終對世界、對社會(huì )用新鮮時(shí)尚語(yǔ)言去描述、去表達并提升為方法論的學(xué)者。國際生態(tài)文明甦家(北京俱樂(lè )部)學(xué)派代表人物,精通茶學(xué),擅長(cháng)中國書(shū)畫(huà)與陶器藝術(shù)與實(shí)踐,還是非遺中醫技藝三通疏筋第五代傳人,2015年后,終生學(xué)習,與時(shí)俱進(jìn)融入社會(huì ),成為始終伴隨社會(huì )發(fā)展享受社會(huì )福利的完美人生。以最飽滿(mǎn)的精神與熱情投入工作、生活,篤行當下,樂(lè )于與新青年、新思想碰撞出別樣的火花,與新生力量互相成就。


編輯:云飛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本網(wǎng)僅提供文字及圖片內容刊載。非商業(yè)轉載請注明本網(wǎng)出處。商業(yè)轉載請獲得本網(wǎng)(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