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會人生系列之十五:績效考核是一把“雙刃劍”

2023-10-26 13:46 原創:馬德家
二維碼

無論是在財審培訓班上,還是財稅沙龍或財稅微型論壇上,我始終堅持一個觀點,即全面預算管理、內部控制建設和績效考核都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對管理對效益價值無限。用得不好,則傷害無邊。

10月25日,在交投集團范艷軍副總會計師(地質大學校友)的帶領下,祿發集團、太行城鄉建設集團、航投集團的總會計師們來學會考察調研。座談會上,老總們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國資委2023年推出的“一利五率”考核給各類企業帶來的困擾,使我更加堅信了“雙刃劍”觀點。今天重點就國資委績效考核的最新改革舉措“一利五率”的雙刃劍作用談點體會與同行分享。


馬德家20231026-00.jpg


馬德家20231026-01.jpg

交投集團總會計師們在交通會計學會與教授專家研討“一利五率“


不可否認,“一利五率”(利潤總額、凈資產收益率、營業現金比率、資產負債率、研發經費投入強度、全員勞動生產率)考核指標的提出是國資委國企績效考核循序漸進改革的重要成果。資產負債率、營收現金比率、凈資產收益率、研發經費投入強度、全員勞動生產率、利潤總額指標的提出與演進,對防止企業盲目擴張和陷入債務風險,對助力國企加大研發投入提升核心競爭力,走高質量發展路子裨益多多。

資產負債率的控制約束了部分企業盲目擴張的沖動。

研發經費投入強度指標反映了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防粗放經營,防盲目擴張。

全員勞動生產率指標主要衡量勞動力要素的投入產出效率,綜合反映企業在國民經濟中的社會貢獻,縮短與世界一流企業差距。

利潤總額(保留指標)主要考慮利潤總額包含凈利潤和上繳稅費,能直觀反映為社會創造的價值??梢灾苯芋w現對GDP的貢獻。

凈資產收益率能夠衡量企業權益資本的投入產出效率,反映企業為股東創造價值的能力,體現了國資委履行保障出資人權益、防止國有資產損失的法定職責,也體現了國資委作為出資人對資本回報質量的要求,符合以“管資本”為主的監管導向,有利于引導更加注重投入產出效率,加大虧損企業治理力度,加快“兩非”“兩資”剝離處置,盤活存量資產,提高資產使用效率,提升凈資產創利能力和收益水平。

營業現金比率(替換營業收入利潤率指標)與凈資產收益率的結合,實現了財務三張主表的緊密耦合,體現了資產負債表觀、損益表觀與現金流量表觀的統一融合,考核營業現金比率主要是為了體現國資委“要有利潤的收入和要有現金的利潤”的監管要求,有利于落實國有資產保值增值責任,有利于推動在關注賬面利潤基礎上,更加關注現金流的安全,更加關注可持續投資能力的提升,從而全面提高企業經營業績的“含金量”,真正實現高質量的發展。相信這些考核措施就是一根指揮棒,必定會引導國有企業真正實現轉型發展。


馬德家20231026-02.jpg


毋庸置疑,在看到積極作用的同時,一些負面作用正在逐步暴露,有些還很嚴重,真的不可小覷。尤其是一些地方國資委或地方國有企業集團,如果不能準確領會“一利五率”考核宗旨,機械照搬照套,甚至搞一刀切,就會令“一利五率”考核的目標偏向,甚至適得其反。

比如,對毛利率低下的大宗貿易類公司,壞賬準備計提的強制要求可能導致貿易額越多,虧損越大。一些企業年底如果發現利潤指標不理想,寧愿選擇少做幾單業務,以減少賬面的虛虧,這對業務穩健的貿易型企業就是這個傷害,為了逃避因虛擬的人為計提壞賬準備而導致利潤下降,被迫放棄業務,這實質上鼓勵企業少做業務從而減少真正的利潤,對企業構成傷害。研發投入強度及提取比例指標的要求對這類企業也是嚴重的傷害,因為,貿易額越大,營收越大,研發投入強度越完不成,此時企業寧愿選擇少做幾單貿易。

又比如,對房地產企業而言,前期預售預收現金多,后期房產交付后開票確認收入多。那么后期營收現金比率就會大幅下降,績效考核處境十分不利,給這類營收具有特定規律的企業帶來困惑。

再比如,研發投入強度的要求以及研發投入確認標準的不規范,導致企業在統計研發投入時口徑不一致,甚至弄虛作假嚴重。一些公益性的政府工程欠款一方面導致長期掛賬的應收賬款增多,而現金入賬遙遙無期,如果又要計提壞賬或減值準備,導致企業報表利潤縮水;另一方面還大幅拖累營收現金比率指標,讓企業有苦難言,飽受委屈。

不僅考核指標具有一定的負面影響,考核周期或頻次的選擇對考核結果也影響重大。比如一些集團公司推出的季度、月度考核,要求每(季)月支出要反應相應的績效工資,并且提出“時間過半進度過半”的類似同比例進度要求,也讓一些季節性特強的類似施工企業一樣的企業感到困惑。實行月度季度考核還涉及一些負比率指標的實際意義問題,當某些指標為負數時,也要求比照正指標計算,其結果要么毫無實際意義,要么與考核的目標結果大相徑庭甚至背道而馳。

針對“一利五率”考核出現的后遺癥,相信政府國資委層面、集團公司層面也都在關注和探討改進完善的路徑。作為理論探索者,我們更應該協力研究,如何將績效考核這把劍的正向作用發揮的淋漓盡致,抑制其負向作用。

河北航投集團許濱總會計師分享了一個經驗,在謀劃年度預算時,就要把“一利五率”考核要求考慮進去,這與我之前的觀點不謀而合。在“一利五率”專題培訓班上,我尤其強調,為了有效對接“一利五率”考核,必須把應對措施前移,在規劃計劃和預算階段就帶著“一利五率”考核理念去編制,這才是正確的應對之道。實施后或年末靠人為調賬來滿足“一利五率”考核很容易給人留下弄虛作假之嫌。

馬德家20231026-03.jpg


馬德家20231026-04.jpg

一利五率培訓與研討會


其實,仔細認真研究國家國資委的考核政策,也有不少條款是為了防止負面作用的。比如提出“一企一策”就是要求照顧不同企業的實際情況。又比如,要求根據企業所在行業的實際,對客觀因素的影響予以剔除,設置了修正考核指標和補充考核指標。

再比如,提出了經濟增加值(EVA)的考核思路,并對經濟增加值設置了諸多調整事項。諸如此類,如果各地方國資委和各集團企業能研究透這些政策,密切結合企業所在的行業特點,結合企業的生命周期和經營周期來選擇,還是可以減少績效考核的絕大多數負面影響的。

最后分享幾點啟示:“一利五率”考核政策導向已經明確,接下來就是各類企業如何結合自身實際的應用問題了。一要真正吃透政策精神和真正理解政策導向;二要早謀劃早布局,用“一利五率”理念思維指導年度經營計劃和全面預算編制;三要做好客觀因素的收集歸整和精準分析;四要杜絕任何人為弄虛作假現象發生。


馬德家20231026-05.jpg

圍繞“一利五率”考核業務的財稅沙龍


【作者簡介】


馬德家20230910-05.jpg


馬德家,正高級會計師,研究生畢業,會計專業碩導。1983年考入河北地質學院地質經濟管理系財會專業,1987年畢業留校擔任輔導員后轉教學。1989年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財政學專業攻讀在職研究生。畢業后回校主要從事《基本建設單位會計》和《財政與信貸教學》。1995年調入河北省交通廳國際組織貸款項目辦公室負責高速公路財務管理。2006年獲聘正高級會計師。曾任職高速服務區經營燕趙驛行集團公司總會計師。退休后兼任河北省交通會計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編輯:云飛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歡迎轉載。非商業轉載請注明本網出處。商業轉載請獲得本網(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