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厲越萬(wàn)里,游子歸家去

2023-10-09 23:52 瀚林國際 孫暢,朗誦:牛麗君
二維碼

孫暢20231009-01.jpg



故園重游,物是人非,一念由心,舊址煥新,母校痕跡今何在?睹物思緒飛,萬(wàn)里飄彩云,一路校友陪護,意切切,情真真!

凌子徒步回母校,徒步七千里,不辭艱辛!大夢(mèng)將圓,令人敬尊,不由得一聲贊嘆,恍惚有一絲遺恨,再呼喚吾校友,地質(zhì)精神,大好河山,萬(wàn)眾一心!

——詩(shī)作 苗澤華


孫暢20231009-16.jpg


2022年8月16日,凌子在朋友圈中這樣寫(xiě)道:“終于從楚雄出發(fā)了!再大的苦痛也要堅持到底!”

2023年10月9日,凌子圓夢(mèng)今朝!


孫暢20231009-02.jpg


起初,沒(méi)人知道這個(gè)皮膚黝黑、身材普通的云南彝族漢子能夠真的克服路途的艱險和獨行的寂寞從而實(shí)現愿望。而在歷時(shí)149天(不含疫情止步),累計行程3639公里后,凌子終于到達河北地質(zhì)大學(xué)原址宣化,完成一個(gè)人的朝圣!

作秀?炒作?想當網(wǎng)紅?想必凌子一開(kāi)始會(huì )受到很多質(zhì)疑。在這個(gè)日新月異的時(shí)代,我們習慣了加速度、習慣了高效率,習慣了乘坐高鐵和飛機,很難相信為什么有人會(huì )用徒步這種“毫無(wú)意義”的方式重返母校。確實(shí),相比于十幾小時(shí)的高鐵和四個(gè)小時(shí)的飛機,一百余天的踽踽獨行實(shí)在是太漫長(cháng)了,是什么支持了凌子?凌子的徒步到底有何意義?我們或許可以從每天的日志中一窺凌子的內心世界,尋找答案。


孫暢20231009-03.jpg

圖為張北縣草原天路


從沙坪田園風(fēng)光到秀美的舞水河,從人文氣息濃厚的比干廟到開(kāi)闊曠遠的草原天路,凌子在行萬(wàn)里路的同時(shí),也賞萬(wàn)般景?!拔┙现屣L(fēng),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不知凌子在山野中穿行、在阡陌中行走時(shí)是否會(huì )發(fā)出與蘇軾同樣的感慨。從云南到河北,跨越七個(gè)省市,凌子也如明代的徐霞客般游歷祖國美景,體驗不同地方的風(fēng)土人情。這是第一層意義。


孫暢20231009-04.jpg


曾經(jīng)恰同學(xué)少年,風(fēng)華正茂,書(shū)生意氣,揮斥方遒,但隨著(zhù)畢業(yè)之后天各一方,大家都忙著(zhù)工作和生活,那真摯的同窗情也被塵封了。

凌子的徒步之旅打破了這一局面,云南——貴州——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北京——宣化,凌子一路走來(lái)像是穿針引線(xiàn)般將散落在全國各地的,不同專(zhuān)業(yè)、不同年齡的校友們緊緊聯(lián)系在一起。凌子的壯舉點(diǎn)燃了校友們的熱情,大家或陪走一程,或賦詩(shī)贈送,或盡心安排行程和食宿,莫愁前路無(wú)知己,天下誰(shuí)人不識君!

由于生活的壓力、工作的忙碌,好像現在的人們很難被感動(dòng)。而凌子和校友們用最真摯卻又最堅固的師生情、同窗情、兄弟情感動(dòng)了我們。地大學(xué)子們用行為證明,知無(wú)遠近,萬(wàn)里尚為鄰,這儼然成為一座不朽的精神豐碑,也是凌子徒步的第二層意義。


孫暢20231009-05.jpg


景色、人情,這都是凌子在前進(jìn)路上的不竭動(dòng)力,但其最本質(zhì)的精神內核是什么呢?——對母校的赤子真心!

鵬北海,鳳朝陽(yáng),又攜書(shū)劍路茫茫。三十七年前,一個(gè)來(lái)自云南山村的青年抱著(zhù)對知識的渴求千里迢迢從楚雄來(lái)到宣化,河北地質(zhì)大學(xué)像慈母般關(guān)懷、包容這個(gè)懵懂無(wú)知的孩子,給他提供最好的學(xué)習環(huán)境,教給他專(zhuān)業(yè)知識,讓他有了立足于世的本領(lǐng);讓他交到無(wú)數真誠的朋友,讓他的成長(cháng)之路不再孤單,他怎能不懷念,怎能不想再次回歸母校的懷抱呢?149天,3639公里,是他對青春的丈量,也是對自己的檢驗。青山不墜凌云志,碧水長(cháng)流明月心,游子歸家是對母校七十華誕最好的獻禮,也是凌子徒步的第三層意義。


孫暢20231009-06.jpg


凌子的徒步旅行在到達宣化后就結束了,但這也是一個(gè)新的長(cháng)征的開(kāi)始。凌子為母校獻禮所點(diǎn)燃的星星之火,終將成為無(wú)數的地大人關(guān)注母校發(fā)展,多回母??纯吹牧窃畡?。一代又一代的地大學(xué)子在望向凌子這座精神豐碑之時(shí),都會(huì )接過(guò)他手中的接力棒,續寫(xiě)母校與學(xué)子相互依戀,同窗好友彼此牽掛的美麗故事。

凌子的腳步暫時(shí)停止,但地大人的故事將會(huì )在河北地質(zhì)大學(xué),在宣化,在全國各地的上空久久回蕩,在地大學(xué)子的心靈當中永遠回蕩!


【凌子旅程精選】


孫暢20231009-07.jpg

2022年8月16日,凌子啟程,校友們在云南彝人古鎮歡送凌子


孫暢20231009-08.jpg

2022年9月26日,凌子別黔入湘,師弟師妹到黔湘交接林沖鎮迎接


孫暢20231009-09.jpg

2022年10月14日,凌子辭湘入鄂踏入荊楚大地


孫暢20231009-10.jpg

2022年10月21日,與師弟張智義、許多俊告別,同學(xué)宗民和師兄周留玉迎接凌子別鄂入豫


孫暢20231009-11.jpg

遺憾停步轉身去,春暖花開(kāi)再出發(fā)

2022年11月5日至11日,凌子在安陽(yáng)停留7天,并于11日乘高鐵返回云南


孫暢20231009-12.jpg

2023年8月13日,凌子重新啟程,到達荊州,好友趙建棋陪同


孫暢20231009-13.jpg

2023年8月31日,凌子別豫入冀


孫暢20231009-14.jpg

2023年9月8日,凌子終于到達河北地質(zhì)大學(xué)!副校長(cháng)閻軍印親自迎接


孫暢20231009-15.jpg

2023年10月9日,凌子終于到達河北地質(zhì)學(xué)院原址宣化!


因篇幅有限,本文僅對凌子徒步回母校的行程做簡(jiǎn)要總結,很多熱心的老師、同窗以及關(guān)心著(zhù)凌子的校友們:申旭輝、苗澤華、劉全喜、齊寶輝、施磊、趙臘平、艾立志、趙燕生、蘇美霞、郭林霞、吳鈞、杜學(xué)立、張凌、徐桂輝、張敬鈞、齊震、葛慶敏、趙冬生、馬德家、曲雪松、荀志堅、柳佳杏、莫謀勇、劉瓊芬、韻紅、祝振華等等,瀚林國際特在此向各位表示真摯的謝意!你們的陪走一程是對凌子莫大的鼓勵,你們的贈言賦詩(shī)讓凌子滿(mǎn)懷熱情和希望,你們對瀚林國際文章的閱讀、點(diǎn)贊、評論乃至在微信群里的關(guān)懷讓凌子并不孤單,此外也向地大校友會(huì )全體編輯們的辛勤付出表示感謝,這些都一點(diǎn)一滴匯成凌子完成徒步回母校壯舉的力量源泉。凌子是帶著(zhù)大家的愛(ài)與祝福出發(fā)的,凌子的成功也是全體校友對母校的禮贊!

凌子的腳步暫告一段落,但地大人的情誼將永遠延續下去。瀚林國際也會(huì )繼續作為各位校友的忠實(shí)朋友,為各位校友分享行業(yè)資訊以及傳統文化知識。瀚林國際竭誠為您服務(wù)!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wǎng),歡迎轉載。圖源河北地大校友,侵刪。非商業(yè)轉載請注明本網(wǎng)出處。商業(yè)轉載請獲得本網(wǎng)(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