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下花園電競酒店到宣化區安家窯村——累計3394公里

2023-09-28 20:00 凌子/文
二維碼

9月28日,星期四,晴。

七點(diǎn)半下樓來(lái),小師妹楊舒雯和師弟張述強已經(jīng)等著(zhù)了。

昨天下午在雞鳴山和永泉師兄告辭不久,舒雯便打了車(chē)趕到大門(mén)口。她從貴陽(yáng)過(guò)來(lái),放假回老家大同陪媽媽過(guò)中秋,特地來(lái)看看我。


凌子20230928-01.jpg


這一路,不知有多少師兄弟師姐妹就只為了見(jiàn)一面,聊一會(huì ),走一程,不計遠近趕來(lái)相見(jiàn),讓我深深自責,愧疚難當。

我總是問(wèn)自己:“你值得別人這樣對你好嗎?”

唯有把他們都記在心底,常?;貞?。


凌子20230928-02.jpg


述強昨天陪著(zhù)爬雞鳴山時(shí)腳已疼痛難忍,他說(shuō):“師兄,我去找找咱們當年的實(shí)習基地,拍幾張照給校友們看看,給大家一個(gè)念想!”

其實(shí)我也很想和他去,但只能按計劃繼續往前。


凌子20230928-03.jpg


舒雯個(gè)子小,據她說(shuō)平時(shí)也很少走路。她一路小跑著(zhù)跟緊我,似乎怕跟丟了。兩公里后走到城外,我堅持讓她回去,老母親還在大同盼著(zhù)她回家呢!

揮揮手和她告別,一個(gè)人繼續往前。太多的相識又分別,讓我習慣不要輕易回頭,因為每每當我回望,一定只是多了相互的哽咽,卻仍只有各奔東西。


凌子20230928-04.jpg


走了一段坐下休息,看到了述強發(fā)來(lái)的視頻,他去到了當年下花園實(shí)習基地的舊址了??墒?,平臺上一片荒蕪,只見(jiàn)雜草叢生、殘垣斷壁。就算我極力回想,仍看不出當年絲毫的樣子。

然而,我卻相信,不管多少年后,我們仍然會(huì )相互惦記,永遠不忘。


凌子20230928-05.jpg


責任編輯:孫暢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