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xiě)給凌子

2023-09-24 13:58 作者:潘大成
二維碼

潘大成20230924-01.jpg


徒步回歸母校的凌子是我大學(xué)同班同學(xué)王桂林。

凌子和我都是河北地質(zhì)學(xué)院(河北地質(zhì)大學(xué)前身)86級經(jīng)管系勞動(dòng)經(jīng)濟專(zhuān)業(yè)的學(xué)生,屬于同校、同班、同專(zhuān)業(yè)。大學(xué)期間,凌子給我的印象就是黑黑的、瘦瘦的,很少說(shuō)話(huà),是特別內斂沉著(zhù)的那類(lèi)學(xué)生。當時(shí)我怎么都沒(méi)有想到,他日后會(huì )有如此驚天動(dòng)地的舉動(dòng)!

2018年初秋,凌子與妻子來(lái)到長(cháng)春市送女兒到東北師大學(xué)習,我們又得以相見(jiàn)。把酒臨風(fēng),甚是欣慰,彼此又加深了印象,增進(jìn)了感情。

聽(tīng)說(shuō)凌子徒步回歸母校,起先我很是驚奇,總想給凌子打個(gè)電話(huà)問(wèn)其緣故,但還是放棄了。后來(lái)我便非常關(guān)注他的動(dòng)向。這段日子里,我心里總是忐忑不安,惦記著(zhù)那個(gè)說(shuō)走就走,不懼風(fēng)雨的凌子。

我知道,凌子選擇出發(fā)是惦記著(zhù)母校的師生,也是在奔往自己回家的路。

對于孩子來(lái)說(shuō),父母在哪兒,哪兒就是家。而對于我們每位學(xué)子來(lái)說(shuō),母校就是每位學(xué)子的家。作為學(xué)生,我們都想看看母?,F在的樣子,都想再次投入母校的懷抱。那種師生情、同學(xué)情,以及對古城宣化的感悟,今生今世都難以忘懷。操場(chǎng)、教室、圖書(shū)館,以及柏樹(shù)墻、葡萄園,抑或是那些草木、風(fēng)雪與沙塵,都是我們難以割舍,難以忘卻的記憶。母校是一個(gè)大家庭,這個(gè)家不僅給予我知識,給予我力量,更多的是那份炙熱的家國情懷,還有莘莘學(xué)子的責任與擔當。

太陽(yáng)每天都從東方升起,慶幸的是我們又從太陽(yáng)升起的地方站起來(lái),走起來(lái),而且每一天都是意義非凡,充滿(mǎn)陽(yáng)光。

就像徒步而行的凌子一樣,心中裝滿(mǎn)了夢(mèng)想,從不迷失方向。

潘大成20230924-02.jpg


去年11月的一天,凌子徒步來(lái)到河南安陽(yáng)這座歷史悠久的中原古城。當他要繼續北上河北之時(shí),疫情阻礙了他的腳步。無(wú)奈之下,他只能返回家鄉云南楚雄。今年8月13日,凌子又來(lái)到了安陽(yáng),重新開(kāi)啟了他回歸母校的歷程。

重走長(cháng)征路,重走抗聯(lián)路,重走來(lái)時(shí)路,已經(jīng)成為中國紅色教育的經(jīng)典佳話(huà)?;貧w母校,看起來(lái)是一道非常簡(jiǎn)單而平凡的命題,但凌子回歸母校,卻是一個(gè)感天動(dòng)地的非凡之舉。

他徒步而行,靠著(zhù)自己的一雙腳完成從云南楚雄到母校河北石家莊,再到宣化古城(河北地質(zhì)學(xué)院舊址)的艱苦旅行。這段行程約4000公里,先后跨越云南、貴州、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六省與北京市,穿越夏秋兩季、兩個(gè)氣候區,從祖國西南邊陲行至西北壩上草原。我覺(jué)得這不是一般人所能企及,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么,凌子為什么要回母校?為什么要堅持徒步而行呢?當然,回答這個(gè)問(wèn)題,徒步而行的凌子是最有發(fā)言權的。因為這是他的人生抉擇,更是他的初心使命。


潘大成20230924-03.jpg


一晃兒35年過(guò)去了,母校的樣子一直深刻在腦海里,凌子就像是茫茫大海上的一葉扁舟,歷經(jīng)風(fēng)雨,不懼驚濤駭浪,抵御艱難險阻。我相信凌子一定會(huì )到達他理想的彼岸,鑄就他的心路歷程。

凌子天生不是偉岸之軀,從他瘦弱的身體看不出他有超人的體魄。但是他的選擇卻根植于他內心的強大,意志的堅韌與信仰的堅定。

一個(gè)人、一雙腳、一雙鞋,一往無(wú)前。手杖是用來(lái)助力的,可我很少看見(jiàn)徒步凌子的手里還拿著(zhù)手杖,只見(jiàn)他背著(zhù)那個(gè)裝得滿(mǎn)滿(mǎn)的黃色雙肩包。凌子有一雙深邃而明亮的眼睛,他的眼神充滿(mǎn)了智慧,凝聚著(zhù)力量,這正是他性格里的堅毅與剛強。


潘大成20230924-04.jpg


其實(shí),徒步而行的凌子并不寂寞,漫漫長(cháng)路上,有那么多的學(xué)兄、學(xué)姐,學(xué)弟、學(xué)妹,還有同屆同班同學(xué)的相伴相隨。我想那種陪伴,對于凌子來(lái)說(shuō),也是一種和諧、一種分享,一種鼓勵、一種相助。我們與河北地大師生一樣都在為英雄的凌子點(diǎn)贊壯行。我與絕大多數人一樣,即使沒(méi)有奔赴在凌子所向往的路上,但感受頗深,備受鼓舞,無(wú)不被凌子的精神所感動(dòng)、所震撼!

其實(shí),我早已融入凌子的漫漫征程。凌子回歸母??芍^壯舉,莘莘學(xué)子無(wú)人能及,無(wú)人可比,可謂河北地大第一人也。因此河北地大在為之鼓與呼,我們也為之歡呼雀躍!正如蘇東坡《定風(fēng)波》所寫(xiě)的:“竹杖芒鞋輕勝馬,誰(shuí)怕?一蓑煙雨任平生?!彪m然凌子不是蘇東坡,但是他的骨子里的確有蘇東坡的樸實(shí)豁達、執著(zhù)率真。


潘大成20230924-05.jpg


凌子的壯舉并非偶然,絕不是他的一時(shí)興起、心血來(lái)潮。在他的世界里也許早已做好了徒步回歸母校的準備。

記得2018年我與凌子在長(cháng)春相遇時(shí),他就提起過(guò)再回母??纯吹南敕?,當時(shí)我并沒(méi)有在意,我想只不過(guò)是一張機票、一張高鐵票,或是通過(guò)自駕而行就可以實(shí)現的愿望,哪承想他是徒步穿越?;蛟S凌子從畢業(yè)離開(kāi)母校的那天起,就有了這個(gè)想法,只不過(guò)我沒(méi)有讀懂他的內心世界。

記得我援藏工作期間,在湖畔、在路邊、在寺廟周?chē)?,隨處都可以看到那些膜拜祈禱的人們。那些執著(zhù)的眼神,帶有血印的膝蓋,磨破的手掌,腫脹起來(lái)的額頭,尤其那股永不言棄、勇毅前行的力量……那些令人難忘的一樁樁、一幕幕,以及凌子的這一壯舉,都是對我心靈的一次不小的震撼與感動(dòng),也讓我的內心世界難以平復。

此時(shí)此刻,我看見(jiàn)凌子面帶微笑已經(jīng)走進(jìn)了古城宣化,走在鼓樓大街上。我看見(jiàn)他已經(jīng)穿過(guò)了鐘鼓樓,走過(guò)了那片葡萄園,來(lái)到了河北地質(zhì)學(xué)院的大門(mén)前.....

我想,凌子的壯舉并非名利所賜,而是源于他的品質(zhì)與境界,是他賴(lài)以生存與堅守的精神家園。


潘大成20230924-06.jpg

潘大成書(shū)法作品


【作者簡(jiǎn)介】


潘大成20230924-08.jpg


潘大成,男,中共黨員,研究生學(xué)歷。1964年12月出生于長(cháng)春市。1988年畢業(yè)于河北地院(現河北地質(zhì)大學(xué))經(jīng)管系。中國詩(shī)歌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吉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吉林省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曾在多種報刊雜志上發(fā)表過(guò)詩(shī)歌、散文、書(shū)法等作品。


編輯:孫暢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wǎng)。圖源河北地大校友,歡迎轉載。非商業(yè)轉載請注明本網(wǎng)出處。商業(yè)轉載請獲得本網(wǎng)(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