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停留(之二)——累計2888公里

2023-09-10 20:00 凌子/文
二維碼

9月10日,星期日,晴。

今天仍然在石家莊休息。

昨天讓小師妹蔡盈盈在云南老鄉群通知,我今天下午請他們吃頓飯。


凌子20230910-01.jpg


盈盈說群里有50多人,小師弟師妹們說不好意思,人太多了,都

來怕我花費太多。

我說:“沒事,盡管都來。大師兄雖然窮,還是能請得起這頓飯的?!?/span>

正巧和國強說這事,師弟趙海成的電話打過來了,堅決說由他來做東,不管有多少人,大不了包個廳就成。

國強說:“師兄你不用和海成客氣,他是石牧藥業公司的老總,不差一頓飯錢?!?/span>

其實這一路走來,我欠了太多太多校友的情,已經沒辦法去還了。


凌子20230910-02.jpg


離海成的公司還有2公里左右,他已經帶著公司十多名員工在馬路邊等著我們了,還有他夫人和兩個兒子。他說要我帶著大伙一起走到公司,讓他們也感受我一路艱辛徒步回母校的不易。

走到公司后,他又安排我們幾個一起參觀了工廠的各個生產車間。出乎意料的是,工廠的自動化程度極高,并不是印象里普通私人小廠的樣子。


凌子20230910-03.jpg


我膚淺了。

他畢業后到獸藥企業打工,和學的專業半點不沾邊,但兩年后舉債50萬,一直做到今天上億規模,確是河北地質大學的驕傲。

他說,人首先一定要有想法,然后要有堅持到底的韌勁。

這兩樣大多人都無,我也是。


責任編輯:孫暢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