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會(huì )人生系列之十一:預算剛性與預算松弛的博弈

2023-09-06 20:00 作者:馬德家
二維碼

2004年,我被調崗到河北國融高速公路發(fā)展中心(屬于項目辦舉辦的高速公路沿線(xiàn)服務(wù)設施經(jīng)營(yíng)企業(yè))負責財務(wù)工作。當時(shí)我實(shí)施了兩項改革,一是對下屬單位實(shí)行收支兩條線(xiàn)管理;二是推行預算管理。如果以此時(shí)間統計,我應該屬于企業(yè)全面預算管理實(shí)踐的先行者。

2009年,高速運營(yíng)管理單位合并重組,原來(lái)三家項目法人合并為一個(gè)法人(高管局),在高管局下面又組建服務(wù)管理中心負責高速公路沿線(xiàn)附屬設施經(jīng)營(yíng),三家法人設立的“三產(chǎn)”公司也被吸收合并為河北省高速公路祿發(fā)實(shí)業(yè)總公司,與服務(wù)管理中心實(shí)行“一套人馬兩塊牌子”的管理模式。事企并行的這段時(shí)間,我不僅從事企業(yè)預算管理,還負責事業(yè)預算管理,每年編制兩套預算就占據我大部分時(shí)間和精力。但是我的工作重心始終放在企業(yè)預算管理。

雖然財政部早在2000年9月在《國有大中型企業(yè)建立現代企業(yè)制度和加強管理的基本規范》中就明確要求,國內大中型企業(yè)要在企業(yè)內部推行全面預算管理制度,但這僅僅是泛泛要求,真正實(shí)施的企業(yè)不多。2001和2002年財政部又分別頒布了《企業(yè)國有資本與財務(wù)管理暫行辦法》《關(guān)于企業(yè)實(shí)行財務(wù)預算管理的指導意見(jiàn)》,正式有了全面預算的提法。應該說(shuō)從國家層面,真正要求國有企業(yè)實(shí)施財務(wù)預算管理也是起始于2004年。2010年財政部又發(fā)布了《企業(yè)內部控制應用指引第15號—全面預算》,從而進(jìn)一步強化了全面預算管理的重要性。

現在,國企領(lǐng)導層和中層對全面預算管理已經(jīng)習以為常,對全面預算上承公司戰略和年度計劃,下接績(jì)效考核的重要性也有了共識。但是倒退十年,感覺(jué)全公司就是我一個(gè)人在唱預算的獨角戲。因為,從公司領(lǐng)導層到中低層,都認為預算是財務(wù)部門(mén)的事,甚至財務(wù)部門(mén)自己也認為預算只能是財務(wù)部門(mén)的事。扭轉這個(gè)誤解誤區是相當困難的事,現在看來(lái)這是全面預算管理的大環(huán)境問(wèn)題。

考慮到2009年重組合并后,服務(wù)區個(gè)數、營(yíng)收規模、人員規模、資產(chǎn)規模都大幅增加,新組建的領(lǐng)導班子才開(kāi)始思考一個(gè)問(wèn)題:如何才能管理好一個(gè)營(yíng)收達10億,員工超萬(wàn)人的類(lèi)集團公司?

2010—2011年,領(lǐng)導們反復征求我的意見(jiàn),而我首先想到的是必須借用全面預算這個(gè)工具!但是,要真正實(shí)施全面預算管理,就需要對現有預算管理體制方法進(jìn)行革命性的變革。

領(lǐng)導班子很快接納了我的建議,就是在這一年的冬天,公司領(lǐng)導層研究決定,組建預算專(zhuān)班,走出去,請進(jìn)來(lái),探索出自己的預算管理辦法。

首站,我們調研了系統內先進(jìn)管理品牌遼寧高速公路實(shí)業(yè)總公司。然后調研了中石油河北分公司、石家莊燕春飯店等。利用兩個(gè)月時(shí)間收集梳理5年來(lái)各個(gè)服務(wù)區經(jīng)營(yíng)的歷史數據,剔除不合理、不可比的數據,形成自己的數據庫;然后借鑒遼寧的劃分勞動(dòng)強度的做法,對全省70多個(gè)服務(wù)區的經(jīng)營(yíng)工作進(jìn)行強度分析,測算了包括占地面積、營(yíng)業(yè)面積、營(yíng)業(yè)收入、通行費收入、車(chē)流量等因素在內的工作強度系數;重新梳理了各類(lèi)標準定額?;诖?,我們集中了財務(wù)、人勞、經(jīng)營(yíng)、工程維修等核心業(yè)務(wù)部門(mén),封閉在平山培訓中心,加班加點(diǎn),白天工作,晚上研討,編制了無(wú)數套預算版本。

功夫不負苦心人,經(jīng)過(guò)三個(gè)多月的努力,最終首次形成全面意義上的年度預算報告。

在試運行過(guò)程中,我們一方面密切跟蹤各預算單位的執行情況,收集存在的問(wèn)題;另一方面,我們繼續組成預算績(jì)效專(zhuān)題小組深入浙江、安徽、河南、湖北等省同行單位進(jìn)行調研,吸收兄弟單位的先進(jìn)做法,并提交了詳盡的考察報告,以期進(jìn)一步完善我們的全面預算模式。

進(jìn)入2013年以后,預算管理逐漸步入正軌。但實(shí)事求是地說(shuō),還不能稱(chēng)之為完整意義上的全面預算。因為此時(shí)的預算更多是在日常收支和專(zhuān)項支出方面,也不涉及投融資,也沒(méi)有發(fā)展戰略與年度經(jīng)營(yíng)計劃,更沒(méi)有配套成熟的績(jì)效考核制度保障。


馬德家20230906-01.jpg


但這一時(shí)期,我投入較多精力探究服務(wù)區經(jīng)營(yíng)公司全面預算的規律,尤其是從服務(wù)區資產(chǎn)屬性、公益屬性、經(jīng)營(yíng)壟斷等方面進(jìn)行了深入思考和研究,提出“功能預算理論”,形成論文后連續獲國家財政部和河北省財政廳的獎項,核心觀(guān)點(diǎn)也被收錄在后來(lái)寫(xiě)的專(zhuān)著(zhù)中。

2019年,高管局整體改制為企業(yè)。服務(wù)區經(jīng)營(yíng)公司也整體改制裝入燕趙驛行集團公司,“一套人馬兩塊牌子”的做法已經(jīng)走入歷史,完全按照《公司法》的要求運作公司已經(jīng)具備條件。

在重組改制報批階段,發(fā)展戰略首次成為高速集團上上下下加班加點(diǎn)的攻關(guān)課題。我意識到,真正的全面預算時(shí)代即將真正到來(lái),有了戰略支撐的預算才是有目標的預算。戰略要落地,就必須借助全面預算工具和績(jì)效考核工具。

2020年下半年,由于改制和機構調整接近10月才完成,預算編制受到嚴重干擾。集團上下興起一個(gè)“拍腦門(mén)”“板兒爺”預算編制之風(fēng)。

作為多年從事預算實(shí)踐的我依然按部就班推進(jìn)燕趙驛行子集團的全面預算工作。我要求各預算單位和預算管理辦公室,以不變應萬(wàn)變,按照我們自己的節奏和預算規律編制預算,不要被大環(huán)境、大節奏帶偏。沒(méi)等上級集團公司下達編制預算文件,我就未雨綢繆,布置燕趙驛行子集團的全面預算編制工作(下圖是在一次預算調度會(huì )上的講話(huà))。


馬德家20230906-02.jpg

這一年雖然組織機構是新的、參與預算編制的人員也是新的,但是在我記憶里,預算編制的流程是最接近全面預算框架要求的。因為,我們終于有了全面預算的對接目標——公司戰略和年度經(jīng)營(yíng)計劃,我們終于有了全面預算落地的保障——績(jì)效考核,我們終于有了包括經(jīng)營(yíng)預算、投資預算、籌資預算以及財務(wù)預算在內的全面預算體系!

回顧全面預算走過(guò)的歷程,可謂酸甜苦辣一言難盡。除了理念問(wèn)題、認知問(wèn)題、重視程度問(wèn)題以及其他一些誤解誤區問(wèn)題,我感受最深的還是利益關(guān)系的博弈問(wèn)題。

這里的博弈包括上下級之間、業(yè)務(wù)與財務(wù)之間、業(yè)務(wù)部門(mén)之間相互爭奪資源,為獲取有利于自身的利益而展開(kāi)的博弈。而這些博弈最終也體現在“預算剛性”和“預算松弛”之間的對決。資源使用者希望費用管控政策寬松一些,市場(chǎng)營(yíng)銷(xiāo)者希望銷(xiāo)售考核指標定得寬松一些,這樣預算考核指標就能輕而易舉地完成,這就是“預算松弛”;而作為大管家的財務(wù)部門(mén)或預算部門(mén)以及主要領(lǐng)導則更強調指標要定高一些,認為人的潛力無(wú)限,有的甚至指標翻倍,而對項目支出和成本費用則一味地壓減,這就是“預算剛性”。松弛也罷,剛性也好,都不是科學(xué)理性的預算方法?!氨囊槐膲虻弥?zhù),跳一跳可以超”這是預算目標確立的合理原則。希望我們的全面預算逐步多一些理性,少一些感性;多一些基于市場(chǎng)的調研分析,少一些“拍腦門(mén)”或“板兒爺”作風(fēng),那樣制定的全面預算才會(huì )跳出杰克·韋爾奇的“死結論”。


馬德家20230906-03.jpg


為了總結這些年的全面預算管理實(shí)踐,我攜手一起戰斗過(guò)的同事們編輯出版了《高速公路服務(wù)區經(jīng)營(yíng)公司預算管理探索》,也算是我們對后來(lái)同事微不足道的貢獻!


【作者簡(jiǎn)介】


馬德家20230906-04.jpg


馬德家,正高級會(huì )計師,研究生畢業(yè),會(huì )計專(zhuān)業(yè)碩導。1983年考入河北地質(zhì)學(xué)院地質(zhì)經(jīng)濟管理系財會(huì )專(zhuān)業(yè),1987年畢業(yè)留校擔任輔導員后轉教學(xué)。1989年考入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研究生院財政學(xué)專(zhuān)業(yè)攻讀在職研究生。畢業(yè)后回校主要從事《基本建設單位會(huì )計》和《財政與信貸教學(xué)》。1995年調入河北省交通廳國際組織貸款項目辦公室負責高速公路財務(wù)管理。2006年獲聘正高級會(huì )計師。曾任職高速服務(wù)區經(jīng)營(yíng)燕趙驛行集團公司總會(huì )計師。退休后兼任河北省交通會(huì )計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兼秘書(shū)長(cháng)。


編輯:孫暢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wǎng)。歡迎轉載。非商業(yè)轉載請注明本網(wǎng)出處。商業(yè)轉載請獲得本網(wǎng)(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