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會人生系列之九:與美元共舞的時光

2023-08-30 12:26 原創:馬德家
二維碼

回憶我的財會人生,與美元打交道應該是一段特殊而復雜的記憶。這要追溯到25前了,我將其比喻為“與美元共舞的那些時光”。

1994年末,因頑固的咽炎病痛,我離開了7年的大學講臺,應聘到了當時被稱之為“河北省交通廳世界銀行貸款項目辦公室”,從事公路基本建設財務工作。當時之所以能應聘如愿,回想起來,原因有三:

一是社科院研究生的學歷以及大學金融學講師職稱;

二是注冊會計師的培訓考試以及執業經歷;

三是校友同學的舉薦。

當時對應聘單位是干什么的也僅僅知道個大概,反正與銀行業務有關,既然是與世界銀行打交道,我在研究生階段苦學的英語和在地質大學講授《財政與金融》以及在會計師事務所從事的外資審計實踐經驗應該能派上用場,心里曾激動一陣。

入職以后,當時的財務負責人李國征師傅分配我做出納,考慮到我雖然已經是講師,但一天真正的出納都沒干過,所以我欣然接受。

李師傅當時50多歲,帶副老花眼鏡,珠算技術嫻熟,是我非常敬佩的一位同事和領導。

日清月結,紅字劃線更正等是我大學學習會計原理時耳熟能詳的口訣。但是真正做起來,出納并非那么容易,要么記串行,要么寫錯字,越怕錯,越是容易出錯。有一頁錯誤率太多,我干錯撕下重抄,這個低級錯誤留給我終身的記憶,后來我經常給我的學生也舉這個例子作為教訓案例。

認真的態度加上敬業的精神,三個月后我的出納工作得到師傅的肯定,很快被調整做會計。此時的單位也更名為“河北省交通廳國際金融組織貸款項目辦公室”,分別負責石安高速(世界銀行貸款項目)、京秦高速(亞洲開發銀行貸款項目)、京滬高速(亞洲開發銀行貸款項目)。經過幾個月的了解,知道單位不僅負責申請世界銀行也包括亞洲開發銀行的項目貸款,支付給國內外承包商、供貨商和咨詢機構,當這些貸款到了還款期限時,還要籌集資金,兌換成美元償還給國際金融組織。

如何向國際金融組織申請美元貸款并成功到賬,這是單位財務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確保重點工程項目進度的資金保證。當會計時,我就特別留意師傅的操作流程,然后默默記下來,有時還會主動給師傅打下手。師傅也許早早看出我的想法,很快,就把申請美元貸款的工作交給了我,我的英語特長終于排上用場。因為申請書和申請表最終都是要以英文格式提交給世界銀行總部的,美元申請與支付的文本也都是英文版的。


馬德家20230830-01.jpg

(申請美元需要填寫的SOE表)


擔任此崗位工作后,也有了更多機會參加財政部經常舉辦的國際金融組織貸款支付業務培訓班、研討會,更有機會參加省內世亞行貸款項目財務管理經驗交流會。英語功底助力我對英語版報表格式以及《支付手冊》能夠有更深入精準的理解。因此,無論是參與項目的國際評標工作(財務資格預審)、還是與同行之間的支付研討,我的發言都受到與會領導和同行的重視。


馬德家20230830-02.jpg

(參加世行貸款支付研討班 三排左四)


馬德家20230830-03.jpg

(高速公路融資培訓證書)


以前支付申請會時不時被世界銀行支付官員以各種理由退回來,這樣一個來回就要耽誤將近一個月時間,給單位的工程款支付以及還款工作帶來極大被動。

我接受此項工作后,支付期期順利,并得到省財政廳外資處的表揚。不久,省財政廳外資處還征求我意見,問我是否有意愿調入省財政工作,我考慮剛進來工作不到3年就調離,對不住面試我的領導,就婉言謝絕了。

由于崗位工作尤其支付工作很出色,1995年被選派參加交通部公路融資考察團赴英法考察學習,1996年被提拔擔任財務科室負責人,這個晉升速度超乎我的意料。

擔任負責人后,我更加積極學習,經常對標研究先進案例,單位的整體財務管理,包括制度管理、預算管理、融資管理都受到省廳的肯定。

工作之余,我還結合世界銀行貸款項目財務管理工作實踐,發表多篇專業論文,1997年專門在省廳科技處立項《世亞行貸款公路項目財務管理研究》,研究成果得到省廳以及評審專家的高度肯定。這個課題加上后期我對公路工程項目法人責任制、固定資產管理、世界銀行貸款支付管理、項目資本金管理、投融資管理等的實踐與領悟,成就的《公路工程項目財務管理》一書的公開出版。


馬德家20230830-04.jpg

(主編 其中第七章 提款報賬管理 )


馬德家20230830-05.jpg


馬德家20230830-06.jpg

(主編或參編的財會書籍或手冊)


美元支付工作中,時常出現一種情況:提回來的美元必須結匯成人民幣才能支付給國內承包商;而償還美元貸款時,又要用人民幣買回美元。這一買一賣,匯率損失巨大,這個引發我深深的思考,難道沒有更好的辦法來規避這個匯兌損失嗎?我咨詢財政部門,詢問金融機構專家,最后想出一個思路:貨幣掉期。這個主意得到了當時還在省工商行國際業務部的趙巍經理的支持,于是,由趙巍聯系,我和趙魏、趙明鶴(財政)三人前往深圳南方證券公司探討貨幣掉期業務。那是第一次去深圳,南方證券派人接機。

炎熱的深圳果然繁華,高樓大廈,目不暇接,剛一轉彎,我們就找不到接機的小伙了。原來是我們北方人走路過于從容,而南方人則雷厲風行,健步如飛。小伙子只好回來找我們,并放慢腳步(這是第一次領略深圳速度和深圳效率)。

業務洽談的時候,遭遇不順。我提出先掉期500萬美元嘗試一下,而南方證券只同意100萬美元,而且還要逐層請示。這100萬美元對我們來說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遺憾的是,這筆交易最后被擱淺了。時至今日,我還后悔,當初為什么那么固執,為何不從100萬美元慢慢做起呢?

以上就是我有關“美元支付和貨幣掉期”的財經故事,說到這里,還有一件事讓我不能忘懷:是關于支付瑞典克朗的事。當時瑞典皇家公路研究院參與我們一個道路通行能力課題研究。需要支付一筆瑞典克朗,支付憑證填的也沒錯,我審核簽字,分管財務領導也批準了,但出納卻寫錯了小數點,多支付了幾十萬克朗,后期對賬才發現。當時很著急,出納也嚇得六神無主。我當即通過銀行查實對方賬戶,發現款項確實已經進入對方賬戶,然后通過翻譯聯系了賬戶所有人。好在這位外國專家說,自己也還不知道這個事,等他返回中國查實后給予退回。

這件事總算有驚無險的過去了,但這對我是個很大的教訓。財務負責人審核一點馬虎不得,之后,我經常會利用例會強調各級審核工作的重要性和責任風險。這件事也是我終身難以忘懷的教訓。

三個高速公路項目加起來國際金融組織貸款達6.6億美元,折合當時的人民幣將近50億元,如何高效地申請回來,如何快速地支付出去,確??傎Y金成本和承諾費最低,也是很傷腦筋的,所以,我經常將其比喻為“與美元共舞的那些時光”。


馬德家20230830-07.jpg


【作者簡介】


馬德家20230830-08.jpg


馬德家,正高級會計師,研究生畢業,會計專業碩導。1983年考入河北地質學院地質經濟管理系財會專業,1987年畢業留校擔任輔導員后轉教學。1989年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財政學專業攻讀在職研究生。畢業后回校主要從事《基本建設單位會計》和《財政與信貸教學》。1995年調入河北省交通廳國際組織貸款項目辦公室負責高速公路財務管理。2006年獲聘正高級會計師。曾任職高速服務區經營燕趙驛行集團公司總會計師。退休后兼任河北省交通會計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編輯:云飛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歡迎轉載。非商業轉載請注明本網出處。商業轉載請獲得本網(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