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業(yè)文化的高光與平淡時(shí)刻

——淺論中國礦業(yè)文化及其發(fā)展之二

2023-08-09 10:35 作者:趙臘平
二維碼

【內容提要】礦業(yè)是人類(lèi)以礦產(chǎn)資源為勞動(dòng)對象的基礎產(chǎn)業(yè)。人類(lèi)對礦產(chǎn)資源的開(kāi)發(fā)利用,礦業(yè)的不斷發(fā)展,推進(jìn)了社會(huì )的發(fā)展和文明的進(jìn)步。

事實(shí)上,一部人類(lèi)文明史,也是一部開(kāi)發(fā)、利用礦產(chǎn)資源的歷史;一部工業(yè)文明史,也是一部礦業(yè)文化發(fā)展史。正因為如此,歷史學(xué)家干脆將從古至今人類(lèi)在某一階段利用的主要礦產(chǎn)資源種類(lèi)作為文明發(fā)展階段的命名,依次劃分為石器時(shí)代、陶器時(shí)代、青銅器時(shí)代、鐵器時(shí)代、石油時(shí)代、硅時(shí)代、碳時(shí)代。

中國礦業(yè)文化是中華民族在長(cháng)期的礦業(yè)開(kāi)發(fā)、生產(chǎn)與保護過(guò)程中積累的自然觀(guān)、資源觀(guān)、社會(huì )觀(guān)等的重要體現,蘊含著(zhù)豐富的礦業(yè)開(kāi)發(fā)和生態(tài)治理智慧。研究礦業(yè)文化,既要應當充分汲取古代礦業(yè)文化的精華,也要吸收現代礦業(yè)文化發(fā)展的最新成果,從而賦予礦業(yè)現代化以深厚的精神與思想底蘊。


礦產(chǎn)資源開(kāi)發(fā)1.jpg


從距今200萬(wàn)年起,中華民族的祖先就生活、勞動(dòng)與繁衍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

中國是世界上最早開(kāi)發(fā)、利用與管理礦產(chǎn)資源的國家。和世界上許多民族一樣,中華民族從誕生的時(shí)候起,就與礦產(chǎn)開(kāi)發(fā)利用活動(dòng)結下了不解之緣,創(chuàng )造并積累了輝煌燦爛的礦業(yè)文化。

1836年,丹麥考古學(xué)家者C. J. 湯姆森提出“三時(shí)代系統”,就是把“史前史”分為三個(gè)時(shí)代:即石器時(shí)代、青銅器時(shí)代和鐵器時(shí)代,從而奠定了現代考古學(xué)的基礎。

在中國,考古學(xué)上的史前社會(huì ),則是指從發(fā)現古人類(lèi)開(kāi)始,下限為發(fā)現甲骨文的殷墟年代,也就是約公元前1700年左右的商代盤(pán)庚遷殷之前的這段歷史時(shí)期。我國有文字可考的歷史正是從商朝開(kāi)始的。而按照考古的標志,中國史前文化則主要分為舊石器時(shí)代、新石器時(shí)代、陶器時(shí)代(金石并用時(shí)期)以及青銅器時(shí)代。

由此,筆者認為,中國的礦業(yè)文化可以分為史前社會(huì )的礦業(yè)文化、古代礦業(yè)文化、近代礦業(yè)文化、新中國礦業(yè)文化幾個(gè)階段。


(一)遙遙領(lǐng)先的中國史前礦業(yè)文化

在中國古代,古人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從事著(zhù)古老而原始的礦業(yè)開(kāi)發(fā)活動(dòng)。也正是在發(fā)現礦產(chǎn)、認識礦產(chǎn)與開(kāi)發(fā)利用礦產(chǎn)的過(guò)程中,促進(jìn)了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促進(jìn)了中國古代經(jīng)濟的發(fā)展。

石器時(shí)代:石器時(shí)代,是考古學(xué)對早期人類(lèi)歷史分期的第一個(gè)時(shí)代,即從人類(lèi)出現到青銅器出現之前,大約始于距今二三百萬(wàn)年,止于距今5-2萬(wàn)年左右。石器時(shí)代是考古學(xué)家假定的一個(gè)時(shí)間區段,分為舊石器時(shí)代、中石器時(shí)代與新石器時(shí)代。

說(shuō)是石器時(shí)代,并不代表那個(gè)時(shí)候的人類(lèi)就只會(huì )使用石器。據近代考古出土大量的文化遺存表明,幾千年前新石器時(shí)代的古人已經(jīng)步入冶鑄、稻作、制陶、紡織等文明時(shí)期。但青銅、鐵器為金屬品,遺存幾千年的較少;陶器、玉器可存時(shí)間長(cháng),出土的遺存較多。

但盡管如此,在整個(gè)石器時(shí)代,人類(lèi)制作工具不論是石器或是陶器,其使用的原料石頭或粘土,基本還是就地取材。當時(shí)的人們還沒(méi)有“礦床”“礦產(chǎn)地”或“礦山”“的概念。

在中國,在新石器時(shí)代曾出現過(guò)一個(gè)中國礦業(yè)文化的獨特現象,那就是玉器的使用。1954年,我國著(zhù)名考古學(xué)家尹達先生首次提出“紅山文化”的命名。鑒于紅山文明在距今5300~5000年左右就已正式形成,因此,紅山文化玉器的成就亦可作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形成的重要標志。而興隆洼文化玉器(內蒙古敖漢旗)又是紅山文化玉器的直接源頭??脊虐l(fā)現,興隆洼玉器是中國迄今所知年代最早的玉器,將我國雕琢和使用玉器的歷史推至距今8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時(shí)代中期,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史前時(shí)期雕琢和使用玉器之先河。

陶器時(shí)代:近年來(lái),我國學(xué)者陳明遠等認為:與別的民族不同,中國在石器時(shí)代和青銅器時(shí)代之間,還存在過(guò)一個(gè)以陶器工藝和農耕畜牧業(yè)為代表的歷史發(fā)展階段,即"陶器時(shí)代",這是人類(lèi)從野蠻走向文明的過(guò)渡階段,或稱(chēng)"前文明階段"。與西方文明不同,中華文明早在距今大約七千年前出現過(guò)一個(gè)"陶器時(shí)代",這是在中國早期礦業(yè)文明中發(fā)現的一個(gè)令人驕傲的事實(shí)。

青銅器時(shí)代:在中國,青銅時(shí)代約始于公元前21世紀至公元前500年,共約1500多年。這個(gè)時(shí)代約相當于夏、商、西周和春秋時(shí)期(公元前21世紀—公元前476年)。

考古學(xué)家認為,我國最早在公元前3000年前就掌握了青銅冶煉技術(shù)。而據冶銅古遺址發(fā)掘,我國早在春秋時(shí)代就已經(jīng)有了相當發(fā)達的采礦技術(shù)和冶鑄工藝。在《史記》、《逸周書(shū)》《左傳》《越絕書(shū)·記寶劍》等中國歷史文獻資料中,不乏有關(guān)青銅器時(shí)代1500年里礦產(chǎn)開(kāi)發(fā)的種類(lèi)及開(kāi)采地的記載。

從這些史料我們可以看出,從青銅時(shí)代的早期至春秋時(shí)期,中條山是早期的重要銅礦產(chǎn)區;揚州和梁州代表了東南和西南金屬礦產(chǎn)的開(kāi)發(fā);湖北大冶銅綠山發(fā)現的從西周至漢代的銅礦遺址,則代表了南方開(kāi)采銅礦的歷史。

在青銅器時(shí)代,中國有了發(fā)達的農業(yè)和手工業(yè),漢字也已經(jīng)發(fā)展成熟。青銅器時(shí)代和早期鐵器時(shí)代的青銅藝術(shù)品,顯示了綿延1500多年的中國青銅器的萌生、發(fā)展和變化的歷史。

鐵器時(shí)代:在“三代法”中,鐵器時(shí)代是處于最后的時(shí)期。人們在冶煉青銅的基礎上逐漸掌握了冶煉鐵的技術(shù)之后,人們便開(kāi)始使用鐵來(lái)制造工具和武器的時(shí)代,這就是鐵器時(shí)代。鐵器時(shí)代以能夠冶鐵和制造鐵器為標志。這是人類(lèi)發(fā)展史中一個(gè)極為重要的時(shí)代。

在中國,鐵器時(shí)代實(shí)際上是一個(gè)跨越史前社會(huì )和古代社會(huì )的礦業(yè)文明階段。西周晚期,中國已有人工冶煉的鐵器,進(jìn)入鐵銅石并用的時(shí)代。春秋時(shí)候鐵農具開(kāi)始出現;戰國時(shí)期包括二周滅亡前和二周之后秦滅六國完成之前,鐵農具使用范圍迅速擴大;秦漢時(shí)期完全進(jìn)入鐵器時(shí)代。到了東漢時(shí)期,鐵器最終取代了青銅器。


古代礦業(yè).jpeg


(二)躑躅前行的中國古代礦業(yè)文化

這里所稱(chēng)的中國古代礦業(yè)文化,是指從戰國時(shí)期起至1840年鴉片戰爭前的這一段歷史時(shí)期的中國礦業(yè)文化。

1、戰國和秦漢時(shí)期

戰國:礦產(chǎn)的開(kāi)發(fā)有了較大的進(jìn)展。關(guān)于戰國時(shí)期的礦產(chǎn)地,司馬遷在其《史記·貨殖列傳》中,分華北、西北、東南、西南、中南等作了概括,即:華北“邯鄲郭縱以鐵冶成業(yè),與王者埒富?!薄笆褡渴现?,趙人也,用鐵冶富?!薄俺锑?,山東遷虜也,亦冶鑄?!薄翱资现?,梁人(即魏人),用鐵冶為業(yè)?!薄吧轿黟堄袷?,江南出金、錫、連、丹砂,銅、鐵則千里往往山出棋置,此其大較也?!薄鞍褪耩埖ど?、石、銅、鐵?!薄皡?,東有海鹽之饒,章山之銅?!薄霸フ鲁鳇S金,長(cháng)沙出連、錫?!?/span>

由此不難看出,從戰國至西漢,開(kāi)發(fā)鐵礦主要是從趙國開(kāi)始的。在戰國時(shí)期開(kāi)礦冶鐵的前人,其后代是在秦漢時(shí)期開(kāi)發(fā)巴蜀、南陽(yáng)等地鐵礦的重要力量。戰國時(shí)期的七國都開(kāi)發(fā)過(guò)銅、鐵等礦產(chǎn),并用以鑄造貨幣和兵器、農具等。古代“即山冶鑄”,就是說(shuō),冶鑄是在礦山附近就地進(jìn)行的。從這些地名,可以推知銅礦及其合金所需的鉛、錫等的產(chǎn)地。

秦朝:秦統一中國后只有十余年便滅亡了,故開(kāi)發(fā)礦產(chǎn)無(wú)多大進(jìn)展。

漢代:是中國古代礦產(chǎn)開(kāi)發(fā)的一個(gè)重要發(fā)展時(shí)期。

鐵:漢武帝實(shí)行鹽鐵官營(yíng)政策,對全國統一管理和開(kāi)發(fā)起了重要作用。漢代除開(kāi)采銅、鉛、鋅、緊、銀、汞及炭石等金屬礦產(chǎn)外,有一個(gè)很重要的進(jìn)展,那就是在西漢時(shí)已開(kāi)發(fā)利用石油、天然氣。

石油:據《漢書(shū)·地理志》記載:“高奴(今陜西延長(cháng)),有洧水,肥可燃?!庇謸鲿x司馬彪《續漢書(shū)·郡國志》中記載:“《博物記》曰:酒泉郡延壽縣(今玉門(mén))南有山石出泉水,大如莒筬,注池為溝,其水有肥,如煮肉洎,蒙萊永永,如不凝膏,燃之極明,不可食,縣人謂之石漆?!碑敃r(shí)人們已將石油用于燃料、照明、膏車(chē)、制藥等方面。

天然氣:西漢末已經(jīng)在四川臨邛(今邛崍)、成都、自流井、南充一帶,鉆鑿鹽井,發(fā)現天然氣,主要用于煮鹵熬鹽,生火燒飯。四川井鹽的開(kāi)發(fā)及提取,其技術(shù)在當時(shí)世界史上也是獨一無(wú)二的。

從東漢后期到魏、晉、南北朝數百年的長(cháng)期戰亂,礦產(chǎn)形勢頓見(jiàn)衰落。這一時(shí)期,甚至因沒(méi)有開(kāi)發(fā)礦產(chǎn)而形成貨幣短缺,以谷帛為幣的局面。

隋唐:這個(gè)時(shí)期礦產(chǎn)開(kāi)發(fā)達到了一個(gè)新的階段。

在隋初,為了結束長(cháng)期缺乏貨幣的局面,大力開(kāi)采銅、鐵、錫、鉛等礦,其中四川占全國的四分之二。而據《新唐書(shū)·食貨志記載,唐代中期礦冶較漢代大有發(fā)展,但在大框架上還是繼承了漢代的礦產(chǎn)分布格局,銅礦仍以山西南部為主,絳州的錢(qián)監占全國二分之一,鑄錢(qián)爐約占全國三分之一弱。郴州有桂陽(yáng)監錢(qián)官,有平陽(yáng)冶及馬跡、曲木等古銅坑二百八十余井,用以采銅鑄錢(qián)。唐代在江、浙、贛等地新開(kāi)辟潤州、饒州、衢州、信州等礦產(chǎn)地,而且江南礦冶當時(shí)占全國一半以上,明顯看出了開(kāi)發(fā)重點(diǎn)的南移。

據《新唐書(shū)·地理志》,唐代所開(kāi)發(fā)的鐵礦產(chǎn)有104處。其中山西15處,四川22處,陜西10處,河北9處。長(cháng)江以南達32處,嶺南的福建、廣東、廣西也得到了開(kāi)發(fā)。金、銀、鉛、錫、汞大部分產(chǎn)于南方各省,而以江西、福建、湖南、兩廣為多。其中銀多為鉛鋅礦的伴生礦產(chǎn),并非純銀礦。

宋元:是古代礦產(chǎn)開(kāi)發(fā)的鼎盛時(shí)期。

在宋代,其礦業(yè)發(fā)展已遠遠超過(guò)隋唐時(shí)期,但北方地區被遼、金長(cháng)期統治,發(fā)展比兩宋要落后得多。元代的礦產(chǎn)開(kāi)發(fā)也較宋時(shí)期有很大的遜色。就宋代而言,北宋時(shí)期礦業(yè)全面發(fā)展,而南宋時(shí)期則只保有淮河以南及四川等地,發(fā)展以南方為主。

據《宋史·食貨志》,北宋以英宗治平(1064—1066)年間為代表,全國共有“坑冶(即礦冶)總二百七十一?!逼渲校?/span>金之冶十一,銀之冶八十四,銅之冶四十六,鐵之冶七十七,鉛之冶三十,錫之冶十六。到了南宋,北方已失,只能發(fā)展江淮以南的礦業(yè)。與北宋相比,江淮以北各冶全棄,南方的礦區有所增加。鐵、銅、錫、鉛礦、水銀都有所開(kāi)發(fā);而膽水浸銅即濕法煉銅興于宋代,大為發(fā)展,從北宋中期至南宋,為采冶銅礦的主要方法。

在隋以前,民間已用石炭(煤)作燃料。至北宋時(shí)期,河東(今山西)最盛。元豐元年(1078)蘇東坡在徐州太守任內,訪(fǎng)獲州西南白土鎮之北的石炭,隨即開(kāi)發(fā),用以冶鐵,作兵器。這里今屬淮北煤田,應為此煤田發(fā)現之始。

北宋時(shí),沈括(1031—1095)考察延安附近的產(chǎn)地后,在《夢(mèng)溪筆談》中記曰:“鄜延境內有石油,舊說(shuō)高奴縣出脂水,即此也。生于水際沙石,與泉水相雜,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之。乃采入缶中,頗似淳漆,燃之如麻,……掃其煤為墨,松墨不及也,遂大為之。其識文為,‘延川石液’者是也。此物后必大行于世,自予始為之。蓋石油至多,生于地中無(wú)窮……”

這一時(shí)期,北方地區的礦業(yè)基本沒(méi)有恢復,只有少數地區由民間開(kāi)采。遼代只在黑龍江的室韋部有金銀銅鐵礦。其后有三個(gè)鐵冶在柳濕河,三黜古斯和手山。前二處地址不詳,手山即今鞍山的首山。又在襄平(今遼陽(yáng))置采煉鐵民300戶(hù),在遼河之源和陰山北發(fā)現金銀礦,興冶采煉。

元代礦業(yè)有所衰落,但恢復了江淮以北廣大地區和云南等省區的礦業(yè)。

明清:礦產(chǎn)較元代有所發(fā)展。

明代:據不完全統計,銅、鐵、鉛、錫、銀、金、爐甘石(菱鋅礦)等金屬礦產(chǎn),產(chǎn)地有401處。其中:銅:全國53處,鉛:全國22處,錫:全國40處,銀:全國74處,金:全國66處,鋅(爐甘石):全國8處,汞:全國26處,鐵:全國產(chǎn)地124處。

鐵:二十八年(1395)庫存多,逐步停止官冶,發(fā)展民冶。民冶最著(zhù)名的為河北遵化和廣東佛山。

煤:我國是世界上最早發(fā)現和利用煤炭的國家之一,早在公元前500年左右的春秋戰國時(shí)期,煤已成為一種重要產(chǎn)品。公元前一世紀,煤已經(jīng)用于冶鐵和煉銅。明代煤已成為重要燃料,南方各省的煤也逐漸開(kāi)發(fā)。李時(shí)珍《本草綱目》說(shuō):“石炭,南北諸山,產(chǎn)處亦多”。明末宋應星的《天工開(kāi)物》,已經(jīng)系統記載我國古代煤炭開(kāi)采技術(shù),說(shuō)明當時(shí)采煤業(yè)已發(fā)展到了一定規模。據《明一統志》,明代采煤以北京、山西、河南最盛。

石油:據曹學(xué)佺撰《蜀中廣記》:明正德(1506—1521)末年,四川“嘉州開(kāi)鹽井,偶得油水,可以照夜,其光加倍,……此是石油,但出于井爾?!标儽毖哟?、延長(cháng)、鄜州仍出石油。

清代,清代可劃分為兩個(gè)時(shí)期,即道光二十年(1840)以前劃入明清時(shí)代;以后劃入近代。

清代前期基本上是繼明代礦業(yè)的發(fā)展趨勢,以民間私采為主,產(chǎn)地史料甚少。官營(yíng)采礦始于順治,主要開(kāi)采開(kāi)采銀礦、鐵礦、煤礦。云南大功銅廠(chǎng)礦丁人數達到六七萬(wàn)。到乾隆三十八九年(1773—1774),云南銅產(chǎn)量達到年產(chǎn)一千二三百萬(wàn)斤,是滇銅的極盛時(shí)期。這時(shí)貴州、陜西、甘肅等地的金礦,貴州、云南各銀礦也相繼開(kāi)采。

清代的鉛鋅礦開(kāi)發(fā),目的也是為了與銅配合鑄錢(qián)。開(kāi)發(fā)的礦產(chǎn)地有:貴州、四川、廣西、江西、新疆的、直隸、山西的。其中有的曾長(cháng)期開(kāi)采,有的旋開(kāi)旋閉,收效不等。

咸豐末年(1861),臺灣發(fā)現苗栗出磺坑石油、天然氣,光緒四年(1878)始聘美國技師用機械鉆井生產(chǎn)取油。

這一時(shí)期,開(kāi)采的其他金屬礦產(chǎn)還有金礦、銀礦、錫礦、磺硝、朱砂和水銀等。除銀、錫、朱砂、水銀只涉及云貴、兩廣、湖南、新疆外,其他各礦開(kāi)發(fā)已基本遍及全國各省區。

1840年以后,清朝開(kāi)發(fā)了一些新礦種,如鋅(白鉛)、銻、錳、鎢等,這已是近代礦業(yè)的內容。

到了清代,煤炭行業(yè)有了普遍的發(fā)展,大約在公元1736—1795年之間,開(kāi)始出現我國古代煤炭開(kāi)發(fā)史上的一個(gè)高潮。

從史前社會(huì )到殷墟年代,從春秋戰國一直到1840年鴉片戰爭止,這段漫長(cháng)的歷史時(shí)期是我國礦業(yè)文化的萌芽、誕生與成長(cháng)時(shí)期。伴隨著(zhù)礦業(yè)的發(fā)展歷程,在很長(cháng)一段歷史時(shí)期,中國的礦業(yè)文化發(fā)展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其中最耀眼光芒是中華民族的前人們創(chuàng )造了諸如石器文化、玉石文化、陶瓷文化、青銅器文化、鐵器文化等,使礦業(yè)文化成為優(yōu)秀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篇章。


【作者簡(jiǎn)介】


鄉愁6.jpg


趙臘平,筆名“小屋清風(fēng)”,湖南省邵東市人,作家、學(xué)者、高級記者。系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北京)自然文化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自然資源科普與文化》編委、中國綠色礦山推進(jìn)委員會(huì )特聘專(zhuān)家、中國礦業(yè)聯(lián)合會(huì )礦業(yè)文化分會(huì )常務(wù)理事。著(zhù)有《漫話(huà)珠寶首飾》《歷史在這里沉思》《透視中國礦業(yè)》《中央黨校楹聯(lián)淺釋》《趙臘平筆耕集》《曹雪芹的清凈女兒國》等著(zhù)作。


編輯:千然


【版權聲明】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圖源網(wǎng)絡(luò ),感謝源引網(wǎng)站和原作者,侵必刪。非商業(yè)轉載請注明本網(wǎng)出處。商業(yè)轉載請獲得本網(wǎng)(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