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會人生系列之四:虛驚一場

2023-07-03 15:35 作者:馬德家
二維碼

虛驚一場1.jpeg


這個周末,用好鄰居好老鄉好大夫洪醫生安的話概括,真是虛驚一場!

周六凌晨4-5點左右熟睡中的我突然感覺身體失重或類似錯車引起的劇烈頭暈目眩,頭部稍微翻動,眩暈更加厲害,此時,已經渾身虛汗……

剎那間,心梗、腦梗、腦溢血等癥狀不斷浮現腦?!?/span>

吃力地喊醒夫人,然后喊來身邊親人,最后侄子直接喊來了120,直奔某中醫院(后話,這是首次使用120,不僅時間快,路上的應急診斷以及與醫院急診的對接真是太及時了)。

急診室的快速通道,快速檢查,確認四肢正常,眼睛大腦正常,血流心電圖無異?!M入急癥室的腦外科王要剛大夫竟然突然喊到“這不是老馬嗎,我剛才還打你電話呢”(后話,這是三年前我陪張老太太來治療中風并順便治療我自己肩周炎的主治大夫)”,要剛好大夫的出現讓我和家人都感到很溫暖。在他的建議下,我很快住進15樓我曾經住過的病房??焖倥牧似幼隽藱z查就打上點滴了。要剛大夫和藹可親地說,應該無大礙,既然來了,就好好徹底檢查一下吧,我做個手勢表示完全同意。

下午,病床上的我只要翻身,移動頭部就頭暈目眩,傍晚時分的一次更厲害,渾身濕透,我讓媳婦手機查了查是否與耳石有關,果然癥狀相似。

晚間要剛大夫過來了,我說了這個情況,他果斷回復,明天“復位”。

何為復位,我和家人都一頭霧水,也不知如何準備。由于早飯已經吃了,不符合立即復位治療的條件,只好等輸完液接近11:35才開始復位治療。

很快一位耳鼻喉科的大夫過來了,復位治療開始……

順著醫生的手牽引,我頭部先右側后左側低下至床頭以下,然后中間穿插坐立,劇烈頭暈目弦了兩個輪回,復位結束,大夫說了句,耳石癥癥狀明顯,應該不需要第二次復位了。大夫要求直至晚上睡覺時間,不得躺下睡覺。


虛驚一場2.jpg


下午狀況明顯減輕,傍晚幾乎可以到處走動,口味也開始有了。

下午打開手機(這兩天因接不了手機交付家人),看到有洪醫生的未接電話,原來洪醫生已經親自到了醫院,由于聯系不上,沒能上樓(感動)。隨后,我們語音聊了一會,他發了結論性短信,原來“虛驚一場”。我理解這句話里蘊含的深深關愛之情。

對,就是“耳石癥”,一個不需要動用醫療設備的人工技術治療即可的病癥。

驚心動魄的的兩天半時間過去了,余下的檢查對我來說就是再次體檢了(6月30日剛做完單位安排體檢)。

2天半以來,各種直接間接的溫暖,我深深感受到了;遠在蚌埠的初高中同學國內著名麻醉大夫張運淳也發來醫療建議;小孫子每天一次的“早日康復”當面祝福也是一副良藥!

同時,我也要為耽誤好朋友尤其是以下重要事件感到深深的歉意:

未能如約參加地質大學周興榮教授要約參的加全國商業會計案例總決策開幕式和之后的評委工作;未能參經貿大學李西文教授要約的民營企業財務管理研究會成立儀式:

未能參加河北工程技術學院要約的財務管理本科專業課程方案論證會;

沒能參加由我召集的以高速公路公司內審內控為主題由多方重量級專家出席的茶聊活動;

延遲了郭林霞師姐的瀚林國林媒體平臺的“我的財會人生系列”約稿……

我堅信,朋友們不會抱怨,只會送給我真心的祝福,我猜他們都想對我說:退休的老馬別害怕,是虛驚一場!不過虛驚過后需要沉靜,腳步慢點,節奏降一點。

我在想,這也許就是人生的一次過山車吧!

三天不修邊幅的我突然變成了流浪明星,有點像20年前曾經追尋流浪財經藝人的風采。

我不斷與我臨床的一位92歲軍人病友互相伸出一個大拇指:“你是好樣的,我們都是好樣的,愿一切更美好!”。


【作者簡介】


財會6.jpg


馬德家,正高級會計師,研究生畢業,會計專業碩導。1983年考入河北地質學院地質經濟管理系財會專業,1987年畢業留校擔任輔導員后轉教學。1989年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財政學專業攻讀在職研究生。畢業后回校主要從事《基本建設單位會計》和《財政與信貸教學》。1995年調入河北省交通廳國際組織貸款項目辦公室負責高速公路財務管理。2006年獲聘正高級會計師。曾任職高速服務區經營燕趙驛行集團公司總會計師。退休后兼任河北省交通會計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編輯:千然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歡迎轉載。非商業轉載請注明本網出處。商業轉載請獲得本網(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