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會人生系列之三:魂牽夢繞我的財務共享之夢

2023-07-03 10:21 作者:馬德家
二維碼

離崗2年,退休1年,心中念念不忘的還有“財務共享之夢”。

從事業財務轉崗經營財務是在2004年,那時我所在的國融公司會計核算還是手工為主。

接手公司財務后,考慮到公司要把下轄的15家跨區域的服務區分公司一并納入新組建的總公司核算,繼續手工作業顯然不行,于是通過咨詢以及性價比,選擇了用友河北分公司U8系統,用了大約半年時間,U8系統全面上線。

但是,U8系統僅僅實現核算功能的電算化,滿足不了財務分析與經營決策的需求,于是6個月后,我決定由U8系統升級為NC系統(網絡版)。

基于財務分析和經營決策考慮,在升級NC系統時,我提出應設計一些內部管理用的分析報表,尤其是對照預算、對照基期的數據把財務分析嵌入系統。這個要求把用友現場實施人員難住了。她們雖然是軟件高手,但對報表功能作用以及指標項目邏輯關系卻十分陌生,好在有一個李姓女孩十分敬業,每天早出晚歸在電腦間琢磨我提的需求,不懂就問,不恥下問,我被她的執著和耐心感化了,時常放下手頭工作給她講解三張報表的勾稽關系和分析功能,和她一同策劃內部管理分析報表的功能開發,經過半年多時間,我們又成功上線了NC系統,并且率先開發了系統的財務分析功能。用友河北分公司對項目取得的成績和亮點也十分滿意,決定組織一次隆重的驗收儀式,由我代表實施單位做了項目實施的總結與啟示的發言。

實事求是地說,會計信息化方面,我是完全的外行。雖然是外行,但對信息化引領會計的發展與功能拓展作用,我抱有濃厚的興趣和高度的期待。

轉眼進入2015年,公司會計信息化工作逐步成熟;公司各項管理制度逐步完善;大數據、管理會計應用受到高度重視;微信支付、會員制、積分制、網上商城日益流行,要求會計信息化必須不斷升級。

進入2016年,國家有關部門在多個文件中心明確要求推進財務共享服務中心建設;服務于降本增效,轉變經濟增長方式以及供給側改革為重點的管理會計得到深入應用;共享經營應用而生,共享單車、共享服務等共享理念深層影響人們的社會經濟生活;國內外集團公司逐步引入財務共享服務中心,且成為趨勢;以中興通訊、華為為代表的跨國公司已經成為財務共享建設的標桿。

此時,我所在的國建公司(由國融公司、祿發公司重組合并組建)管轄眾多的跨區域服務區分公司(接近80家),這些分公司業務具有高度的同質性(加油、商貿、餐飲、汽修等),完全適合推進財務共享服務中心。為此,我一方面積極參與全國財務共享服務中心專題論壇,了解國內外財務共享中心建設經驗;另一方面,我主動策劃了系統內財務共享中心的早期培訓,提前做一些理念知識鋪墊。


財務共享1.jpg

2017年4月26日,我提出了關于財務共享中心建設的早期建議,并組織召開了由用友河北分公司、河北工業職業技術大學財會信息化專家參加的專題研討會。

2017年6-7月,國建公司財務共享中心項目進入方案設計階段,項目組走訪了國建公司總公司各部門、6個片區分公司及主要服務區和3家直屬分公司,對公司財務部門進行了系統調研,與財務人員就財務業務進行了全面深入的交流。

正當財務共享中心項目穩步推進的時候,公司調整了領導分工,我不再分管公司財務、審計,這一階段,雖然對共享中心項目建設仍然惦記在心,但由于其他工作(尤其廣告拆遷)的掣肘,對財務共享中心建設的支持自然力不從心。

直到2020年,由于高管局的整體改制和燕趙驛行的組建,領導班子分工再次進行了調整,作為總會計師的我,又受托分管財務、審計以及信息化工作。

我第一時間深入當時負責財務共享中心的企業管理分公司調研,并參加珠海的全國財務共享中心案例交流大會。

然而,調研前后的氣氛令我吃驚。一方面,基層被共享的服務區分公司財務、業務、管理層領導對財務共享中心項目抱怨不斷;另一方面,被抽調到財務共享中心的20多名財務人員,人心惶惶,情緒緊張,對財務共享中心的未來失去了信心。

為此,我反復召集軟件開發商、用友河北分公司實施單位、燕趙驛行經營管理部、財務部、企業管理分公司參加的調度會,對財務共享服務中心陷入進退維谷境地的根源進行了分析。經過分析,最終找出兩大病源:一方面由于未實現業財一體化,服務區餐飲、商超等業務并沒有與財務對接,游離于共享之外,導致自動生存憑證、自動記賬功能失效;另一方面,由于被共享單位的財務骨干都被抽調到財務共享中心,空缺人員未能及時補充,加之又未配置移動審批端口,導致在人手極端短缺的前提下,憑證掃描、復印傳遞等財務工作量大增,審批效率也嚴重下降,甚至影響正常業務開展。

找到了病癥后,很快提出對策,一是補充充實基層財務人員;二是盡速實現業財一體化,實現原始憑證自動生存、傳遞、自動記賬,減少基層財務人員工作量;三是加速配置移動審批端,實現網上移動審批。

與此同時,我又多次召開財務共享人員座談會,反復強調財務共享中心的重要作用和美好的未來前景,平息大家的緊張情緒。


財務共享2.jpg


財務共享3.jpg


財務共享4.jpg


然而,在項目推進過程中,又遇到了合同執行的爭議。一方面由于公司前期對業財一體化存在爭議,合同簽署時放棄供銷存與財務的銜接,現在要求銜接還要增加費用;另一方面由于公司、軟件系統總包和用友分包在溝通交流以及費用支付方面也存在溝通障礙,導致共享中心項目遲遲無法驗收交付使用。于是,合同談判成為我這一時期的重點。盡管我費盡精力,在總體上已經說服各方各自退讓一步,以最快的時間,實現財務共享服務的價值體現。但是由于新增經費得不到決策者的支持,項目遺留問題依舊無法妥善解決。

2021年1月,響應高速集團改制中的離崗政策,我選擇了提前2年離崗。盡管提前離崗不被業內多數朋友理解認同,但我認為,于公于私都是最佳選擇,唯一讓我牽掛的是,財務共享服務中心的前景仍然不夠明朗,退而不甘。

2021年4月,我正式轉到省交通會計學會履職我的秘書長崗位職責。但我仍然念念不忘燕趙驛行集團的財務共享中心項目,發自內心希望燕趙驛行集團是河北高速系統第一個上線財務共享中心的單位,更發自內心希望看到財務共享服務帶給公司的管理規范、標準統一、效率提升,價值創造,真正引領公司的財務轉型。

然而,后續的消息帶給我的是深深的惋惜和不舍。公司的財務共享項目接近夭折,這份遺憾將載入我的財會職業生涯。

可喜的是,交通運輸系統許多單位開始重視財務共享。我利用產學研平臺資源,多次深入邯鄲調研總結萬合運輸集團的財務共享中心建設,并積極探究后共享時代財務人員的作用。積極助力河北高速集團、河北交投集團的財務共享中心建設。組團深入南粵交通對標學習財務共享中心建設經驗。前不久,還聯系河北經貿大學教研財務共享的師生深入河北交投集團財務共享中心參觀學習。

隨著越來越多的企事業單位引入財務共享,越來越多的財審人員參與共享,曾經破滅的財務共享之夢被越來越多的新人圓起來,心里感到由衷的欣慰。

經歷了坎坷曲折的共享之路,心中有無盡的感慨,這些感慨我也不斷通過微信零散發布??偨Y起來主要有如下幾點:

—共享財務是業務同質化的集團公司或總公司的必然趨勢;

—共享財務必須確保業財一體化,核算自動化;

—共享財務需要頂層、中層發自內心的理解和支持;

—共享財務必然實現業務流程標準化、規范化,并基于此實現數據的集中化和基于數據的預算管理、營銷管理、經營管理的科學化;

—共享財務長期目標包含減員增效,但是短期不僅不能減人,甚至要增人,關鍵是共享財務的根本目標不是減人,而是解脫人,讓一部分人真正從核算事物中解脫出來,做更能增值的管理分析工作。

—共享財務是個系統工程,是業財管理的綜合變革,不要奢望一蹴而就,要分階段穩步推進,要高度重視上下左右的全方位溝通;

—未來的共享財務不局限于會計核算,更在于單位全部資源和管理信息的共享,并最終實現內外部的全面信息共享。

最后,我引入《華為人》報的兩段話作為我的結束語。

“賬務共享中心就像一道堅固的大壩,把相似的業務放到一個地方高效處理,既可以起到監督、控制的作用,又能節約成本,提供更好的服務”。

“從財報結果往前看,梳理出影響財報結果的前端業務流程關鍵活動,建立起相應的測評指標,聯合業務一起例行監控、改進,逐步落入到前端流程,業務的語言和賬務的結果建立起了關聯。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業務的手才終于和我們的手握在了一起。業務開始明白,財務報告不是財務一個部門的作品,而是公司所有人共同的作品,他們任何一個不經意的動作都會對財務產生影響。他們主動跟我們一起解決問題,想辦法在前端業務設計時,滿足我們的訴求,一起做出全世界最真實的財報”?!度A為人》報


【作者簡介】


財會6.jpg


馬德家,正高級會計師,研究生畢業,會計專業碩導。1983年考入河北地質學院地質經濟管理系財會專業,1987年畢業留校擔任輔導員后轉教學。1989年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財政學專業攻讀在職研究生。畢業后回校主要從事《基本建設單位會計》和《財政與信貸教學》。1995年調入河北省交通廳國際組織貸款項目辦公室負責高速公路財務管理。2006年獲聘正高級會計師。曾任職高速服務區經營燕趙驛行集團公司總會計師。退休后兼任河北省交通會計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編輯:千然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歡迎轉載。非商業轉載請注明本網出處。商業轉載請獲得本網(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