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時(shí)間故事——從格林尼治標準時(shí)間說(shuō)起

2023-05-30 17:33 瀚林智庫 大羅杰
二維碼

時(shí)間1.jpg


大英是現代文明的開(kāi)始,“世界時(shí)“(Universal Time UT)和“格林尼治標準時(shí)間”(Greenwich Mean Time GMT)都是從大英開(kāi)始的。

格林尼治幫助全世界建立了世界時(shí)的概念,讓我們重新認識了時(shí)間,特別引起我們深思的是:我們應當怎樣成為時(shí)間的主人呢?“掌握了時(shí)間就是掌握了主動(dòng)”,是的,時(shí)間是“點(diǎn)”,是“線(xiàn)”,是世界,是天地,人類(lèi)的智慧就在于怎樣更加主動(dòng)地掌握它…..

英國人時(shí)間觀(guān)念強,對時(shí)間的要求甚至到了強迫癥的程度,做事情多一分鐘少一分鐘都不行,If a train arrives more than one minute after it is scheduled to, it is considered late。如果火車(chē)比預定時(shí)間晚到一分鐘以上,就算是晚點(diǎn)。


專(zhuān)業(yè)2.jpg


為此,我們來(lái)到格林尼治探個(gè)究竟,自英王查理二世Charles II 1674年根據喬納-摩里爵士的提議,委任約翰-弗蘭斯蒂德 John Flamsteed (1647-1719 )在倫敦格林尼治建造,并于1675年8月10日下令安放奠基石以來(lái),世界發(fā)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在皇家格林尼治天文臺Royal Observatory, Greenwich變身博物館的地方,我們有幸聆聽(tīng)這位可敬的老先生為我們做耐心詳細的講解。


專(zhuān)業(yè)3.jpg


尋經(jīng)建臺


怎么想起來(lái)搞個(gè)世界時(shí)的呢?老先生說(shuō),這是航海的需要:大英是島國,大英疆土由海洋包圍,大英曾經(jīng)是海上“霸主”,大英的發(fā)展與海洋文化不可分割??磥?lái),需求來(lái)自大英,順理成章。

17世紀的大英,以海洋霸主的地位向外擴張勢力,而在航海事業(yè)大發(fā)展的時(shí)候,大英遇到了急需精確的經(jīng)度指示的問(wèn)題。此前的海上航行有緯無(wú)經(jīng):赤道只提供緯度,因此,在格林尼治建立皇家天文臺,以研究星象尋求經(jīng)度,從而改善航海與天文學(xué),實(shí)屬重中之重。

1676年9月15日,天文臺建成,約翰-弗蘭斯蒂德是首任天文學(xué)家和臺長(cháng),他致力于“以最誠摯的關(guān)注和努力校正天體運動(dòng)的星表和恒星的位置,精確制定經(jīng)度,完善導航”。弗蘭斯蒂德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獨自堅持數十年的觀(guān)測工作,終于完成了一份比較理想的星表。

到了1767年,經(jīng)過(guò)近百年的研究,格林尼治的皇家天文學(xué)家們摸清了主要天體的準確位置和運行規律,制成了世界上第一張海圖。英國海員根據星星的位置即可確定船的方位。這一年,皇家天文臺開(kāi)始出版以格林尼治時(shí)間為標準的《航海天文年歷》Nautical Almanac。


專(zhuān)業(yè)4.jpg


1835年,喬治-艾里George B. Airy (1801-1892 )被任命為第七任皇家天文學(xué)家。他首創(chuàng )利用“子午環(huán)”測定格林尼治平太陽(yáng)時(shí),皇家天文臺成為當時(shí)世界上測時(shí)手段最先進(jìn)的天文臺。喬治-艾里任臺長(cháng)時(shí)間長(cháng)達45年之久,直到1881年以80歲高齡退休為止。他用精良的儀器裝備格林尼治天文臺,使格林尼治稱(chēng)雄世界天文界。從1676年首位皇家天文學(xué)家約翰-弗蘭斯蒂德入住到1948年天文學(xué)家遷出,先后有十位皇家天文學(xué)家落戶(hù)于此。


【作者注解皇家天文學(xué)家Astronomer Royal:查理二世在1675年成立格林尼治天文臺,并任命首位皇家天文學(xué)家約翰-弗蘭斯蒂德,直到1972年皇家天文學(xué)家都是格林尼治天文臺臺長(cháng)?;始姨煳膶W(xué)家每年可從英國皇室宮務(wù)大臣那里獲得100英鎊的津貼?,F在,皇家天文學(xué)家雖然不再是臺長(cháng),但仍是高級榮譽(yù)職位,仍然可以對天文以及相關(guān)科學(xué)提供建議,并且享有極高聲望?!?/span>


1851年艾里確定格林尼治子午線(xiàn)Prime Meridian 0, Greenwich 為英國標準。1884年6月26日世界20多個(gè)國家的天文工作者在美國華盛頓召開(kāi)國際子午線(xiàn)會(huì )議,商議本初子午線(xiàn)的起點(diǎn)。英國主張經(jīng)過(guò)格林尼治天文臺的經(jīng)線(xiàn)為0度經(jīng)線(xiàn),法國主張經(jīng)過(guò)巴黎的經(jīng)線(xiàn)為0度經(jīng)線(xiàn)。最終經(jīng)過(guò)格林尼治天文臺的子午線(xiàn)被確定為國際子午線(xiàn),此后以格林尼治子午線(xiàn)為0度經(jīng)線(xiàn)成為世界標準,并逐漸為世界各國所采納。


子午線(xiàn)與日界線(xiàn)


專(zhuān)業(yè)5.jpg


世界時(shí)的起點(diǎn),即我們所熟知的“本初子午線(xiàn)”0度經(jīng)線(xiàn)??磮D片,一條寬10多厘米、長(cháng)10多米的銅質(zhì)子午線(xiàn)鑲嵌在大理石中,它像磁石一樣吸引著(zhù)來(lái)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包括我們,將雙腳跨在銅線(xiàn)兩側,體驗橫跨東西兩個(gè)半球的快感。

由此誕生了“日界線(xiàn)Date line ”,或稱(chēng)“國際日界線(xiàn)”和“國際日期變更線(xiàn)”,屬于世界時(shí)系統,該系統的原理,是基于各地的地方時(shí)正午同太陽(yáng)過(guò)當地子午線(xiàn)的時(shí)間基本一致。也就是說(shuō),按照國際規定,這條聯(lián)結地球南北極的假想線(xiàn),是確定地球上一天的起點(diǎn)和終點(diǎn)的日界線(xiàn)。東西12區時(shí)間相同,日期相差1天。由東12區向東進(jìn)入西12區,日期減一天。反之,日期加一天。


專(zhuān)業(yè)6.jpg


日界線(xiàn)并不是一條直線(xiàn),它有意曲折,目的是為了方便某些國家的居民生活。這是“日界線(xiàn)”的特點(diǎn),從地球儀上可以看到,日界線(xiàn)由北極沿東經(jīng)180度經(jīng)線(xiàn),折向白令海峽,繞過(guò)阿留申群島西邊,經(jīng)薩摩亞、斐濟,湯加等群島之間,再由新西蘭東邊沿180度經(jīng)線(xiàn)直到南極。圖解:1851年鑲嵌在天文臺大門(mén)旁磚墻上的一臺24小時(shí)走字的大鐘—-“牧羊人時(shí)鐘Shepherd Gate Clock”,據說(shuō),它是首個(gè)向公眾顯示世界各國通用的格林尼治標準時(shí)間的儀器。


專(zhuān)業(yè)7.jpg


據此,國際旅行者跨時(shí)區旅行就要不斷地對表?yè)鼙?,否則可能誤時(shí)誤事。當然,隨著(zhù)計時(shí)設備現代化,這個(gè)對表?yè)鼙淼膭?dòng)作也逐步變得OUT了。從我本人的實(shí)踐來(lái)看,蘋(píng)果手機或蘋(píng)果手表只要上網(wǎng)就能自動(dòng)調整,精確的當地時(shí)間和日期一目了然。

本初子午線(xiàn)和日界線(xiàn)是什么關(guān)系?它倆是一回事嗎?簡(jiǎn)單講,本初子午線(xiàn)就是零度經(jīng)線(xiàn), 而日界線(xiàn)則是東西半球的分界線(xiàn),它倆是一個(gè)時(shí)間體系里面的兩樣東西,本初子午線(xiàn)是人們?yōu)榱舜_定地球經(jīng)度和全球時(shí)刻而采用的標準參考子午線(xiàn),它的存在方便我們計算全球時(shí)間和定義地球經(jīng)度。


皇家天文臺和大英崛起


專(zhuān)業(yè)8.jpg


在格林尼治山坡上,皇家天文臺洋蔥般造型的建筑格外醒目,這是由知名建筑師列恩christopher wren設計的英國最大的天文望遠鏡所在地。

同樣是列恩設計的弗蘭斯蒂德之屋flamsteed house在另一端,這是這位首任皇家天文學(xué)家和天文臺臺長(cháng)的八角形觀(guān)測室,其屋頂上方的“時(shí)間紅球”Time Ball 為航行于泰晤士河的船只標明時(shí)間,船上的水手遠遠地就可以看到它。


專(zhuān)業(yè)9.jpg


1726-1735年間,來(lái)自約克郡的木匠約翰-哈里森John Harrison 幾經(jīng)挫折,發(fā)明了航海天文鐘,這種便攜式的天文鐘可以在移動(dòng)的船舶上使用,方法是:利用它所指示的時(shí)間與格林威治地方時(shí)的時(shí)差可以測定船舶所在位置的經(jīng)度。在天文臺準確對時(shí)的協(xié)助下,大英海軍擁有的測定經(jīng)線(xiàn)的天文儀日益精確。我們在格林尼治天文臺的一個(gè)專(zhuān)門(mén)展室,看到了博物館陳列的各個(gè)時(shí)期專(zhuān)為皇家海軍設計制造的數百個(gè)航海天文鐘,這些在當時(shí)領(lǐng)先其它海上強國的精密儀器確立并維持了英國的海上霸權??梢院敛豢鋸埖卣f(shuō),若沒(méi)有格林尼治天文臺提供的精確時(shí)間和英國能工巧匠不斷革新的這些儀器,大英的海上夢(mèng)想恐怕難以實(shí)現。


專(zhuān)業(yè)10.jpg


事實(shí)上,大英建立海上霸權與皇家天文臺的發(fā)展密切相關(guān),皇家格林威治天文臺承擔過(guò)為皇家海軍艦隊提供精確航海圖的重任,以及為擴充大英殖民地而提供各種科學(xué)數據的重任。


我認為,實(shí)現“日不落”的大英崛起離不開(kāi)三件利器:

第一是大英的制度建設,它讓“王在法下”,從而限制了大英王權,使得國家決策更加科學(xué)和理性;

第二是大英采取的一系列適合于大航海時(shí)代發(fā)展的政策,使它成為海上霸主;

第三是它主導的工業(yè)革命,使得大英國力迅速增強,使它有條件有能力進(jìn)行全球殖民,同時(shí)把文明帶向世界的每一個(gè)角落。


幾度遷址


在建立天文臺之前的15世紀初,格林尼治是大英王室防守倫敦的要塞,設置了炮臺和瞭望塔,用以監視泰晤士河上的來(lái)往艦船。因為景觀(guān)極好,這里還是王室御苑,養鹿、放鷹和打獵,甚至王宮也被修建在這里,當時(shí)的格林尼治王宮被稱(chēng)作“逍遙宮”。

格林尼治是觀(guān)看倫敦城市天際線(xiàn)的絕佳地點(diǎn),游客可以坐在草坪上,靜靜地欣賞眼前的景色與遠方的倫敦城。山腳下一字排開(kāi)三幢古老建筑,方正莊嚴,那是瑪麗女王二世Queen Mary II 的寢宮和過(guò)去的英國皇家海員醫院學(xué)?!?933年后成為國家海事博物館。再往北去,是原格林尼治皇家海軍學(xué)院的舊址,繼續往北不遠,泰晤士河在明媚的陽(yáng)光下靜靜地向東流淌。


專(zhuān)業(yè)11.jpg


1948年,大英政府決定將皇家天文臺遷到英格蘭東南部的赫斯特蒙蘇Hurstmonceux , 遷址的理由是:二戰后,由于天文儀器的發(fā)展,皇家格林尼治天文臺已經(jīng)容納不下現代化儀器,而新址可以安置包括直徑為2.49米的牛頓望遠鏡和精確到十億分之一秒的原子鐘等先進(jìn)設備,另外,彼時(shí)倫敦上空的空氣污染影響到了天象氣候的觀(guān)察…..

所以,當年英王查理二世下詔建立的皇家天文臺所在地在那些年里成為了舊址。但皇家天文臺始終頂著(zhù)“格林尼治”的名字,1997年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其列入世界文化遺產(chǎn)名錄。


專(zhuān)業(yè)12.jpg


1990年,天文臺再度遷址,這次遷到劍橋天文研究所。如果說(shuō)1948年的遷址是為了選擇晴夜更多的臺址,那么這次則為的是與大學(xué)進(jìn)行更加緊密的合作。原來(lái)的格林尼治天文臺舊址則辟為國家博物館,陳列天文臺使用過(guò)的各種儀器儀表,有星盤(pán)、天文望遠鏡、鐘表、地球儀、天象圖譜等等。

1998年,與劍橋的項目結束,皇家天文臺又回到了原址,成為整個(gè)大英海事博物館的一部分。


時(shí)間的簡(jiǎn)史


皇家天文臺的“經(jīng)度難題”:1707年10月22日,英國皇家海軍艦隊總司令克勞戴絲勒·夏維爵士Sir Cloudesley Shovell率領(lǐng)的一支由四艘戰船組成的艦隊在返航途中觸礁,夏維和他的1,500多名水兵葬身海底,而此時(shí)他們距離本土已經(jīng)不遠了。消息傳至倫敦,舉國震驚。在船長(cháng)、商人以及公眾持續不斷的壓力下,大英政府聯(lián)合皇家天文臺下決心解決困擾這個(gè)在海洋上勢力漸盛的國家的“經(jīng)度難題”,于1714年懸賞2萬(wàn)英鎊,相當于今天的價(jià)值100萬(wàn)英鎊,征求“可行且有效的”解決方案。

皇家天文臺“販賣(mài)時(shí)間”的故事。為什么要販賣(mài)時(shí)間?原來(lái),并不是每個(gè)倫敦城的人都能從遠處看見(jiàn)皇家天文臺的紅色“時(shí)間大球”,而越來(lái)越多的從事各種行業(yè)的人需要準確的時(shí)間。但是,來(lái)天文臺對時(shí)并非易事,于是,從1836年開(kāi)始,天文臺的約翰·貝爾維John belville負責每天將時(shí)間對好,步行到倫敦城,沿街兜售時(shí)間。如果你愿意支付4英鎊每年,貝爾維就會(huì )每天按照約定好的時(shí)間來(lái)到你家門(mén)前,把準確的格林威治標準時(shí)間告訴你。貝爾維的顧客包括火車(chē)站、鐘表匠和那些倫敦城里的富有紳士。貝爾維賣(mài)時(shí)間的活計一干20年,直到去世?!案锩杂泻髞?lái)人”:他的遺孀又接著(zhù)干到1892年辭世;此后,他們的女兒茹絲Ruth接過(guò)父母的接力棒,繼續干到自己的80歲高齡,茹絲成為當年倫敦城最有名的“時(shí)間女士”。1939年,當電話(huà)報時(shí)方式發(fā)明之后,人工“販賣(mài)時(shí)間”的時(shí)代就結束了。

皇家天文臺還做了一件具有劃時(shí)代意義的事情:它以天文臺的名義發(fā)布新聞公告,說(shuō)21世紀新的千年年應當始于2001年,理由是:古代西方人習慣用1作為起點(diǎn),因此沒(méi)有設定公元0年。

毋庸置疑,大英是人類(lèi)走向文明的榜樣。昔日,大英帶動(dòng)了世界文明的發(fā)展,如今,大英雖然不再呈現“日不落”的景象,但是,它的首都倫敦仍然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它的高等教育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它的GDP在全球排名第五,它首創(chuàng )的福利國家模式已經(jīng)成為全球社會(huì )保障制度的典范,它的科技發(fā)展始終處于世界前列,它的“紳士”般的文明素養更是為世人稱(chēng)道。特別是,我們從格林尼治的這條時(shí)間起點(diǎn)線(xiàn)上,認識到了許多事實(shí):大英的時(shí)間就是世界的時(shí)間,大英的時(shí)間輪盤(pán)仍然能夠帶動(dòng)全球70+億人們的腳步……

人在格林尼治,就會(huì )有感慨。時(shí)間真是一件令人琢磨不透的東西,雖然它看不見(jiàn)摸不著(zhù),但光陰荏苒卻是我們每天的感覺(jué)。當你站在這條本初子午線(xiàn)上,你能感覺(jué)到什么呢?這可是全球近80億人擁有的唯一的一條0度經(jīng)線(xiàn)呀!你是否有一種神奇的感覺(jué):肅然起敬,不僅是我,我看到來(lái)到這里的不同種族、不同膚色、不同信仰、不同國籍和操持不同語(yǔ)言的人們,都對它抱以敬畏之情。這條線(xiàn)使全球的人們串聯(lián)在了一起,難道沒(méi)有人類(lèi)命運共同的感覺(jué)嗎?

我們從格林尼治天文臺的本初子午線(xiàn),看到了人類(lèi)社會(huì )的進(jìn)步,看到了人們對科學(xué)的探索精神,看到了航海人的奮斗精神,還看到了人類(lèi)文明的希望。仰望星空,我們在觀(guān)賞浩瀚無(wú)垠的同時(shí),又會(huì )生成出多少遐想和幻想呢?文明在發(fā)展,世界在前進(jìn),未來(lái)可期可待!


【瀚林智庫 大羅杰】作者簡(jiǎn)介


ROGER.jpg


Roger, 大羅杰,瀚林智庫專(zhuān)家,《Roger觀(guān)世界》專(zhuān)欄作家。上世紀70-80年代在大學(xué)讀書(shū)和教書(shū),90年代起受聘擔任全球500強企業(yè)職業(yè)經(jīng)理人,直至退休。

退休后,Roger開(kāi)始在國內外行走,或旅居或旅游。他愛(ài)旅游,愛(ài)攝影。用腳步丈量世界,用攝影記錄風(fēng)光。他用心去發(fā)現和體驗生活和旅游的點(diǎn)點(diǎn)滴滴,用故事來(lái)講述歷史和文化的變遷。

與歷史對話(huà),以美文會(huì )佳友,Roger迄今已撰寫(xiě)數百篇“美篇”美文,讓讀者伴隨他的腳步,一起觀(guān)世界。

《Roger觀(guān)世界》專(zhuān)欄,作品詳見(jiàn):www.asuabeleza.net。


編輯:千然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均歸原作者。部分圖片引自網(wǎng)絡(luò ),感謝源引網(wǎng)站和原作者貢獻!侵刪。本網(wǎng)站僅提供資料儲存平臺,主要用于信息分享和學(xué)習交流。歡迎轉載。非商業(yè)轉載請注明本網(wǎng)出處。商業(yè)轉載請獲得本網(wǎng)(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