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師·亦友·亦泰山——深切追憶地質(zhì)學(xué)家,岳父李端生先生

2023-04-08 11:31
二維碼

李端生1.jpg


【編者按 千然】

清明時(shí)節,讀到潘大成先生追憶岳父大人李端生先生的文章。

李先生是中國一位杰出的水文地質(zhì)學(xué)家,他用一生的潛心和熱愛(ài),去追逐科學(xué)事業(yè),取得了累累碩果。

李先生是一位慈父,他用一生的行動(dòng),用溫暖的目光、樸素的話(huà)語(yǔ),來(lái)教育后代如何做一個(gè)品德高尚的人,應該樹(shù)立怎樣的世界觀(guān)和價(jià)值觀(guān)。

李先生更是一位師長(cháng)、朋友,他總是像蠟燭一樣燃燒著(zhù)自己,照耀著(zhù)別人。用自己的光和熱,溫暖著(zhù)世界。

李先生的故事向我們展示了一種持續不斷的探索、創(chuàng )造和堅持的精神,以及對生命和自然界的無(wú)限熱愛(ài)。

清明之際,不禁感慨李端生先生: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fēng)流。


【文:潘大成】


一、多才多藝、善待他人的岳父大人——李端生

1935年端午節那天,岳父大人出生于北京,姓李,故起名李端生。5歲那年隨父母來(lái)到哈爾濱。

岳父告訴我,在北京時(shí)家人都是京劇票友,由于環(huán)境影響,他從小就能唱幾口京劇,如《三岔口》《四郎探母》《諸葛亮吊孝》等。以致后來(lái)無(wú)論在學(xué)校還是工作單位,一旦有文藝活動(dòng),演唱京劇就成了他的拿手戲。


李端生8.jpg


岳父上中學(xué)時(shí),家里有一臺收音機。那個(gè)年代,一臺收音機可算得上家當。岳父把那收音機,拆了卸,卸了拆,幾經(jīng)反復,他就能自己安裝收音機了。從此家里又多了一臺收音機,那是他自己安裝的。在地質(zhì)隊工作期間,他給很多同志都裝過(guò)收音機,他的這個(gè)手藝讓許多同事的家里都多了一樣“寶貝”。

岳父跟我們講,他兒時(shí)就喜歡看地圖。一次他用膠合板拼制成一塊中國地圖,把每個(gè)省份、直轄市的面積按比例劃分得十分精確,因此家人和鄰居都十分贊賞,也許就是從這件事開(kāi)始,他和地質(zhì)事業(yè)有了不結之緣。

1956年,岳父參加高考,唯一的報考志愿就是長(cháng)春地質(zhì)學(xué)院,并如愿考入長(cháng)春地院水工系。由于品學(xué)兼優(yōu),入學(xué)不久就當選為院學(xué)生會(huì )主席。風(fēng)華正茂之時(shí),命運卻無(wú)情地捉弄了他,第二年,還在大學(xué)讀書(shū)的他就被打成右派。從此一些不祥之兆就像影子一樣跟隨著(zhù)他,折磨著(zhù)他,然而他卻能默默地承受著(zhù)這一切。

岳父善待他人,從不計較個(gè)人得失。工作期間他曾經(jīng)兩次把屬于自己的政府津貼推讓給其他同志。他總是說(shuō),他們做的事情都比我多,貢獻比我大,以后我還有機會(huì )??墒?,直到退休,他也沒(méi)有得到這個(gè)機會(huì )。

有一次我同他談起這件事,他卻很坦然地說(shuō):“人總得有得有失嘛,當你得到了,別人就會(huì )失去,有時(shí)只有你放棄了,別人才能得到,這是我得失平衡的觀(guān)點(diǎn)?!笨吹贸鰜?lái)他并不感到后悔。


二、李端生的水文地質(zhì)生涯,成果頗豐

岳父一生勤奮好學(xué),刻苦鉆研,成果頗豐。1960年他大學(xué)畢業(yè)后,被分配到吉林省水文地質(zhì)工程地質(zhì)大隊工作,歷任技術(shù)員、地質(zhì)科長(cháng)、副大隊長(cháng)等職,1990年調入省環(huán)境水文地質(zhì)研究所任總工程師,并兼任中國環(huán)境科學(xué)學(xué)會(huì )委員和中國地質(zhì)經(jīng)濟學(xué)會(huì )委員。他一生中發(fā)表論文百余篇,榮獲許多科學(xué)獎項。

1963年,由他編制的《吉林省鹽堿化與自然環(huán)境景觀(guān)圖》受到薄一波副總理的稱(chēng)贊,當年被國家地質(zhì)館收藏,作為永久展出的地質(zhì)成果。

由他編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文地質(zhì)圖》吉林省部分,于1978年榮獲全國科學(xué)大會(huì )獎。1982年又集體榮獲國家自然科學(xué)一等獎。

李端生2.jpg

他在主持《吉林松原食品工業(yè)公司水源易地大修勘察》工程中,由于革新成井工藝,結束了高鐵地下水開(kāi)采周期短的歷史,因此在1989年榮獲地礦部工程勘察一等獎,1992年榮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二等獎。

岳父在《關(guān)于新華夏系第四隆坳帶的認識》一文中,大膽地預測出10年之后,在龍門(mén)山斷裂帶將發(fā)生強烈地震的斷想,這篇文章公開(kāi)發(fā)表于1998年的《吉林地質(zhì)》。果然,10年后的2008年中國發(fā)生了汶川大地震,而汶川正處于龍門(mén)山斷裂帶上。只可惜這個(gè)科學(xué)預測沒(méi)有得到社會(huì )的重視和科學(xué)的預防。

2007年初,吉林省國土資源廳領(lǐng)導邀請岳父編撰吉林省水文地質(zhì)、工程地質(zhì)和環(huán)境地質(zhì)發(fā)展史。當時(shí),岳父的身體不好,病情在逐漸地加重,但他思考再三,還是不顧病痛毅然承擔起這份重任。他擔任專(zhuān)家組組長(cháng)、發(fā)展史主編。

2009年6月,國土資源部在北京召開(kāi)了發(fā)展史總結評估會(huì ),由岳父編著(zhù)的《吉林省水文地質(zhì)工程地質(zhì)和環(huán)境地質(zhì)發(fā)展史》受到專(zhuān)家組的一致好評。那年他已是74歲高齡,是所有編纂隊伍中年紀最大的一位。

有位司長(cháng)稱(chēng)贊他:“李老這么大年紀還堅持在崗位上工作,寫(xiě)出這么好的文章,真是了不起呀!”岳父卻說(shuō):“我已退休多年,組織上還這樣信任我,能讓我為地質(zhì)事業(yè)做一點(diǎn)力所能及的工作,這是我終生的榮幸!”


三、編著(zhù)黃土高原大骨節病論著(zhù),指導大骨節病的防治


李端生7.jpg


1995年退休后,他堅持利用業(yè)余時(shí)間研究地方病,無(wú)償地指導西藏、青海、內蒙古、吉林、遼寧、黑龍江、赤峰、保定等省市的大骨節病防治工作。

著(zhù)名黃土學(xué)家、長(cháng)安大學(xué)孫建中教授曾多次邀請岳父利用低氟說(shuō)合編關(guān)于黃土高原大骨節病的論著(zhù)。

得知此事,他十分興奮,便毫無(wú)保留地將書(shū)中有關(guān)黃土地區大骨節病的分布、病因、預防和治療原則抄寫(xiě)給他們,建議指導青年一代編寫(xiě)。青海、西藏地方病防治部門(mén),在網(wǎng)上看到了他的論述,還邀請他去該省區治療大骨節病。由于岳父的身體狀況不便去青藏高原共同防治,他便無(wú)償地把青海3個(gè)縣、西藏40個(gè)縣的大骨節病的分布特征、地質(zhì)概況、水化條件分頭寫(xiě)給他們,并提出“外水內混”和飲茶等方法,改善飲水水質(zhì)來(lái)防治大骨節病。

50多年以來(lái),岳父一直傾心于地質(zhì)事業(yè),做了許多專(zhuān)業(yè)方面的研究。他撰寫(xiě)的“關(guān)于新華夏系第四隆坳帶的認識”和“世界大骨節病低氟病因最新發(fā)現及防治對策”的論文,受到中科院資深院士于維漢、陳夢(mèng)熊的關(guān)注。

兩位院士撰寫(xiě)的相關(guān)論文中曾多處引用他的觀(guān)點(diǎn),并公開(kāi)發(fā)表。2002年,陳夢(mèng)熊在他出版的《中國地下水資源與環(huán)境》著(zhù)作中,關(guān)于松嫩平原潛水和承壓水水質(zhì)與人體健康一節中,引用了岳父提出的低氟理論。這就是說(shuō)陳院士早已接受了缺氟是大骨節病病因的新觀(guān)點(diǎn),并在該書(shū)出版后馬上寄予岳父,以示信任和尊重。

2009年4月15日是岳父最為高興的一天,他竭盡畢生精力,花費40多年的功夫潛心研究撰寫(xiě)的大骨節病專(zhuān)著(zhù)《低氟與大骨節病》由吉林科技出版社出版發(fā)行,他激動(dòng)得幾乎一夜沒(méi)有合眼。


李端生3.jpg


他在這本書(shū)中提出的大骨節病低氟說(shuō),是目前世界上一個(gè)前瞻性創(chuàng )見(jiàn),特別是近幾年來(lái)在社會(huì )上引起了強烈反響。早在2003年,岳父就與中國地方病權威專(zhuān)家、中國工程院院士于維漢就地方病病因問(wèn)題進(jìn)行了多次交流。于院士在給他的回信中寫(xiě)到:“我對大骨節病和氟病本人知道甚少,缺氟是大骨節病的病因是正確的?!?/span>

姜建軍是國土資源部科技與國際合作司司長(cháng),他在為《低氟與大骨節病》作序時(shí)寫(xiě)道:“大骨節病低氟說(shuō)是大骨節病研究史上的一個(gè)新的重大突破,是對人類(lèi)的一大貢獻。本書(shū)得出“元素豐欠皆致病”和“多祛少補乃治則”的結論,高度概括了地方病的形成和防治原則,這是以地學(xué)為基礎研究地方病的理想而成熟的思路,拓寬了地方病的研究渠道,甚至對世界的癌癥研究也有參考價(jià)值?!?/span>

為了撰寫(xiě)《低氟與大骨節病》,岳父已然耗費了他一生的精力。他利用萬(wàn)日(28年)構思,千日(3年)成文,9年修編,閱讀相關(guān)資料達萬(wàn)卷以上,可以說(shuō)是讀書(shū)破萬(wàn)卷。他退休以后仍然孜孜不倦地學(xué)習地學(xué)、醫學(xué)、化學(xué)等新學(xué)科、新知識,并克服了身體欠佳等困難完成此書(shū)。當吉林日報派記者采訪(fǎng)他,問(wèn)他為什么如此執著(zhù)時(shí),他卻淡然地回答:“我不為名利,不圖回報,這是我在工作中發(fā)現的規律,我就要認真地總結讓后人享用,為人類(lèi)文明進(jìn)步做一點(diǎn)事情罷了?!?/span>

省地質(zhì)礦產(chǎn)勘察局局長(cháng)郭文秀在看罷此書(shū)之后,頗有感慨地說(shuō):“李端生總工用了一生的心血完成了這部跨世紀之作,他在中國理性地支撐了氟的學(xué)說(shuō),使人們的疑惑變得豁然開(kāi)朗,是世界大骨節病研究史上的重大突破?!?/span>

省國土資源廳副廳長(cháng)藏全業(yè)得知該書(shū)出版的消息后,十分感慨,他說(shuō):“上個(gè)世紀80年代,我有幸與李端生同志在吉林省地質(zhì)局第二水文地質(zhì)大隊共事,目睹了他忘我的工作精神和科學(xué)的研究態(tài)度,作為曾經(jīng)一同共事和關(guān)注此項研究的地礦人,我深為李端生同志這種持之以恒的艱苦創(chuàng )新精神所感動(dòng)?!?/span>

2009年8月10-13日,由國土資源部地方病研究所主辦的地方病與地質(zhì)環(huán)境國際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在長(cháng)白山賓館召開(kāi),岳父作為應邀老專(zhuān)家代表榮幸地參加了這次會(huì )議。他把自己剛剛出版的專(zhuān)著(zhù)無(wú)償地贈送給與會(huì )的中外專(zhuān)家學(xué)者們,300多位每人一本。13日下午3點(diǎn)30分,也就是會(huì )議的最后一天,岳父作了題為《低氟與大骨節病》的學(xué)術(shù)報告,比較系統地闡述了大骨節病低氟說(shuō),即低氟病因的觀(guān)點(diǎn)。提出大骨節病全新的預防、診斷和治療方法。提出可以通過(guò)藥療、食療、飲療和浴療的辦法達到防治大骨節病的目的。他提倡“藥療不如食療”、“飲療勝于食療”的養生之法,并一再強調飲茶是防治大骨節病的特效而又生活化的方法。最后他殷切地對中外專(zhuān)家說(shuō):地方病暨大骨節病的研究是一項返璞歸真、重返自然,用純天然的方法預防和治療大骨節病以及一切地方病的有益嘗試,也是《低氟與大骨節病》闡述的根本宗旨。

30分鐘的報告,可以說(shuō)是語(yǔ)驚四座,始終無(wú)人走動(dòng),無(wú)人講話(huà),無(wú)人接打手機,顯得非常寂靜有序,最后全場(chǎng)報以熱烈的掌聲。

當岳父走下講臺,一位日本學(xué)者和他攀談起來(lái),他們之間很投入,也很認真,臨走時(shí)那位學(xué)者一直看著(zhù)岳父,目光中流露著(zhù)對他的敬佩和尊重。

那一天,他還是穿著(zhù)一套灰白色西裝,打著(zhù)一條藍色領(lǐng)帶。那套西裝他已經(jīng)穿了21年。那條藍色領(lǐng)帶,是當年他參加我和妻子婚禮時(shí)系的那條,也有十六、七年了。那一天是岳父非常高興的日子,因為他的低氟說(shuō)終于面世,并且有機會(huì )在國際會(huì )議上得到交流,這是他人生價(jià)值的真正體現。


李端生4.jpg


在岳父臨終的三天前,他對我的一位媒體的朋友講:“假如再給我兩年時(shí)間,我將會(huì )更好地完成大骨節病低氟說(shuō)的理論修繕和實(shí)際推廣,讓人類(lèi)更加充分地享用這份來(lái)之不易的科學(xué)成果?!?/span>

在岳父臨終前三分鐘,他還讓岳母把自己床位的枕頭讓給臨床的病友,當對方病友表示推辭時(shí),他卻說(shuō):“大兄弟,這枕頭我不用,我躺不下,一個(gè)枕頭太低,還是送給你用吧?!?/span>

此時(shí)他已經(jīng)忘記了自己也是一位病入膏肓、生命垂危的老人啊……

岳父喜愛(ài)烹調,做一手好菜。2010年圣誕節,也是他第一次出院之后,岳父為我們做了他最拿手的西餐,岳母和家人都勸他等病好了再做,可他堅持要做。那天,他給我們做了紅燒牛排、茄汁雪魚(yú)、土豆火腿沙拉、紅菜湯等八道菜。兒子說(shuō):“外公,你做的菜真好吃,明年平安夜還想吃到你做的西餐,好嗎?”岳父笑呵呵地回答:“好吧,只要外孫兒愿意吃,我就愿意做,明年再多做幾道菜?!闭f(shuō)完,全家人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lái),表示對他老人家的祝福,也真心地希望他一天一天地好起來(lái)。

也真的沒(méi)有想到,僅僅三個(gè)月后,也就是2011年的3月25日,岳父就離開(kāi)了我們,永遠地離開(kāi)了這個(gè)世界,從此今后就再也吃不到他老人家做的西餐了。

那天晚上8時(shí)30分左右,天氣倒是很好,只是天上濃云多了一些,偶爾還可以看見(jiàn)幾顆星星在云縫中忽隱忽現。

那一刻,面對岳父痛苦地堅持,我們都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岳父喘得厲害,渾身都在抽搐,滿(mǎn)頭是汗,汗水順著(zhù)額頭、臉頰流下來(lái),濕透了他身上的襯衫。岳母在不停地為他擦汗。我和妻子、二妹、二妹夫都在他的身邊守候著(zhù)。岳父看到我們行為慌亂、不知所措的樣子,還安慰我們說(shuō):“我沒(méi)事兒,你們別擔心,我死不了,休息一會(huì )兒就好了?!?/span>

我和妻子按住他手腕的一個(gè)穴位,期望著(zhù)能對他的心臟有所幫助,但都無(wú)濟于事。擦汗的手巾濕透了,岳母不斷地找醫生護士要求急救。其實(shí)醫務(wù)人員已經(jīng)用了急救藥,接連不斷的各種方法都試過(guò)了,可是在監護儀上,血壓、脈搏、心率一直在下降,由于氣喘,岳父從住院開(kāi)始就一直躺不下,只能靠著(zhù)枕頭和被褥,艱難地坐在病床上。他住院已經(jīng)有半年之多,一直都不見(jiàn)病情有所好轉。醫生已不止一次下過(guò)病危通知書(shū),我感覺(jué)到岳父的生命可能到了盡頭,心里充滿(mǎn)了許多痛苦和無(wú)奈。

岳父走了,已經(jīng)閉上了眼睛,再也沒(méi)有睜開(kāi)。親人們撕心裂肺的哭聲也無(wú)法挽回他的生命。


李端生5.jpg


李端生9.jpg


儒雅深藏堅韌,樸實(shí)彰顯風(fēng)度,這是我對岳父的印象。岳父喜愛(ài)書(shū)法,尤其擅長(cháng)隸書(shū)。生前他在臥室的墻壁上懸掛著(zhù)由他自己手書(shū)的楹聯(lián):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fēng)流。這也許就是他人生價(jià)值的最好詮釋吧。

“生命不止,奮斗不息。"這句話(huà)來(lái)自于毛澤東的《七律·長(cháng)征》,是對于逝者最終的追思和激勵。我們雖然不能掌握時(shí)間的流逝,但可以在有限的時(shí)間里,像岳父大人一樣,盡力而為,在追求真理、追求夢(mèng)想的過(guò)程中,展現出我們的價(jià)值和力量,讓生命的光芒繼續照耀下去。

清明之際,惟以此文紀念我的岳父大人李端生先生。

2023.4.5 清明于長(cháng)春


【作者簡(jiǎn)介】


潘大成1.jpg


潘大成,男,中共黨員,研究生學(xué)歷。1964年12月出生于長(cháng)春市。1988年畢業(yè)于河北地質(zhì)學(xué)院經(jīng)濟管理系勞動(dòng)經(jīng)濟專(zhuān)業(yè)。中國詩(shī)歌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吉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暨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吉林省政協(xié)書(shū)畫(huà)院副院長(cháng)。吉林省作協(xié)第九次代表大會(huì )代表。長(cháng)春市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理事,長(cháng)春市作家協(xié)會(huì )理事,長(cháng)春市市直機關(guān)書(shū)畫(huà)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長(cháng)春市新詩(shī)學(xué)會(huì )常務(wù)副會(huì )長(cháng)。曾在《吉林日報》東北風(fēng)副刊、《協(xié)商新報》、《長(cháng)春日報》君子蘭副刊、《長(cháng)春晚報》副刊、《詩(shī)歌月刊》《吉林作家文選》《芒種》《參花》《大風(fēng)》等報刊雜志發(fā)表過(guò)詩(shī)歌散文或書(shū)法作品。已經(jīng)完成三部詩(shī)集與一部散文集,出版一部詩(shī)集《高原情》。


編輯:孫暢,審校:千然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wǎng)。本網(wǎng)僅提供信息發(fā)布平臺。歡迎轉載。非商業(yè)轉載請注明本網(wǎng)出處。商業(yè)轉載請獲得本網(wǎng)(service@hanlinglobal.com)授權后合法使用。

昵稱(chēng):
內容:
提交評論
評論一下